土耳其希腊争端升温搅动东地中海局势

2021-04-08 19:41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4月8日报道(文/刘林智)

在中东当前的地缘政治格局中,土耳其成为极其重要的角色。

以叙利亚、伊拉克为代表的中东核心地区固然是土耳其近年扩大影响力的重要区域,东地中海同样是其不能忽视的关键战略地带。

特别是在最近十年内,随着勘探技术的发展,东地中海黎凡特海盆和尼罗河三角洲盆地不断发现大型和特大型油气田,而土耳其一直深为资源紧张所困。

但在东地中海区域,邻国希腊是土耳其最主要的“老对手”,两国间不仅有着复杂的历史纠葛,还存在着现实层面的领土争端和海洋划界争议。

随着土耳其对东地中海油气资源兴趣的不断增大,其与希腊的紧张关系日趋公开化。进入2020年后,土耳其与希腊在东地中海的战略竞争更趋激烈,东地中海局势陷于持续紧张状态。

东地中海局势火药味渐浓

土希争端升温首先表现为两国军事对峙的升级。自2020年1月起,土耳其勘探船“奥鲁奇·雷伊斯”号开始频繁进入希腊海域进行勘察活动,希腊则派出护卫舰监控土耳其勘探船活动。8月10日,“奥鲁奇·雷伊斯”号在土耳其军舰护航下再次进入东地中海海域作业,引起希腊和塞浦路斯强烈反对。12日,希腊“利姆诺斯”号护卫舰撞击土耳其“凯末尔”号护卫舰,希腊虽称之为“事故”,土耳其却坚持将事件定性为“挑衅”。

随后不久,土希两国同时在东地中海进行较大规模军事演习,其间发生双方战机拦截事件。其后,土耳其于9月中旬撤回勘探船,土希关系一度出现缓和迹象。但在10月中旬,土耳其无视希腊警告再次派出勘探船至东地中海争议水域,并多次延长勘探船作业期,引发土希新一轮关系紧张。

其次,土耳其和希腊在塞浦路斯问题上的博弈更趋激烈。东地中海岛国塞浦路斯一直存在着复杂的族群冲突问题,该国两大族群希腊族和土耳其族间历史积怨甚深。1983年土族成立“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从而造成塞浦路斯南北实际分裂,北塞浦路斯虽未得到国际社会承认,却获得了土耳其明确支持。近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为了对抗希腊、塞浦路斯,更是频打北塞浦路斯牌。

其三,土希两国围绕东地中海控制权的“阵营对抗”态势更趋明显。在土耳其方面,利比亚是其目前在环地中海地区的重点战略经营方向,土耳其一直在利比亚内战中给予民族团结政府大量支持。希腊则与埃及、塞浦路斯不断深化关系,打造遏制土耳其行动的区域战略联盟。2020年1月,希腊、塞浦路斯和以色列共同签署“东地中海天然气管道”政府间合作协议。11月末至12月初,希腊、埃及、塞浦路斯、法国和阿联酋在地中海举行海空军联合军演,显示出相关国家对希腊的支持立场。

多因素加剧地区暗流涌动

2020年,虽然受到经济发展疲弱、难民危机持续、新冠疫情肆虐等因素的困扰,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奉行的“进攻性”地区战略却并未发生根本改变。

通过扩张性的军事行动和战略布局,土耳其的地区影响力无疑获得了很大提升,埃尔多安也借此树立了“政坛硬汉”的形象,不仅巩固了自己在正义与发展党中的领导地位,同时进一步加强了对军队和社会的控制,获得了可观的“扩张收益”。

在东地中海区域,虽然希腊得到欧盟主要国家和埃及、塞浦路斯等地区国家的支持,但其整体军事实力远弱于土耳其,土耳其当然更难以向希腊妥协,高频率的挑衅行动成为土耳其向希腊施加战略压力的一种有效方式。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和地区组织的斡旋与施压在东地中海争端中未能有效发挥作用。在土希对峙升级后,北约和欧盟多次进行斡旋,要求两国特别是土耳其降低对抗力度并进行对话,但土耳其对这些调解行动总体反应冷淡。

2021年1月20日,拜登正式就任美国新一届总统,美国的中东政策势必将进行相应调整。埃尔多安虽然作风强硬,但作为处事冷静的现实主义者,他深知土美关系不睦对土耳其的弊端。为了改善与美国新政府的关系,埃尔多安近期已多次对美释放积极信号。2月20日,埃尔多安在电视讲话中称,土美共同利益大于分歧,期待在双赢基础上加强与拜登政府的合作。

在此前的1月25日,土耳其和希腊重启了中断五年的东地中海争端对话。虽难有实质性成果,但表明双方具有一定缓和关系的意图。

目前看,东地中海丰富的油气资源对土耳其和希腊都有着巨大的诱惑力,任何一方仅通过谈判即做出重大让步的可能性都不高,战略对峙仍将是今后较长时期内土希关系的主流。更值得担忧的是,土希之间高频率的军事对峙难免会出现擦枪走火的情况,一旦此类情况发生,两国滑向冲突的可能性势必将增加,东地中海安全形势也将可能进一步恶化。在可预见的未来,东地中海局势仍将暗流汹涌。(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