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向东方”能否为俄罗斯解困?俄新亚洲战略利好与挑战并存

11-15 01:07   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11月15日报道 (文/马骐騑) 近年来,由于叙利亚内战和乌克兰危机等事件,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爆发了自冷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分歧和对立。在面对西方战略挤压的情况下,俄罗斯开始在“转向东方”策略上发力,意图改善地缘环境。目前看来,俄罗斯“转向东方”虽然存在一些利好条件,但也面临诸多挑战和障碍。

由于西方的严厉经济制裁,俄罗斯与多数欧美国家的贸易受到严重影响,不仅许多产品难以出口创汇,也在一定程度上阻断了俄罗斯从欧盟共同市场中获得工业制成品(特别是高技术产品)的路径。同时,世界能源价格滑坡也让俄罗斯国内经济下行,外汇储备减少,货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加剧。而与北约不断紧张的军事关系,则使得俄罗斯邻近欧洲的西部地区安全态势趋于恶化,该地区原本是俄国内经济发展重点,如今经济前景却变得愈发不明朗。在这种形势下,俄罗斯政府不得不谋求重新调整国家发展战略,力图从之前相对次要的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找到“突破口”,以便通过加强与亚太地区各国合作,来打造新的对外经贸“利益增长点”。

图为俄罗斯海军太平洋的舰艇

图为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的舰艇

其实,从进入21世纪以来的俄罗斯国家战略规划来看,俄联邦政府对于东部地区发展的重视程度一直在提高,寻求与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国家开展经济合作的尝试也在不断推进。但由于当时国际能源价格连年高企,俄罗斯国内经济状况不断改善,加上与西方关系还处于“蜜月期”,俄方对实施“东部大开发”战略缺乏紧迫性,很多规划一直停留在纸面上。

但从2014年之后,俄方在“向东看”问题上开始发力。2016年,俄联邦政府牵头组织多个政府部门和学术机构研究新的东部地区发展战略和亚洲战略。以俄罗斯外交部发表的2016版《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构想》为代表,构成了俄罗斯新的“转向东方”战略。其中,俄政府提出了4个方向的内容和目标诉求——首先,俄罗斯希望通过深化与亚太地区的能源和经贸合作,增加对外经济联系的获利渠道和贸易出口,寻求俄罗斯国家经济新的增长点,改变目前的经济困局。其次,俄罗斯希望加速发展与亚太地区“关键国家”的外交关系,促使外交关系多元化,摆脱受到西方国家制裁和孤立的困境。其三,俄罗斯试图通过加速对西伯利亚和远东等“边缘地区”的开发,整合利用东部地区丰富的自然资源,振兴自苏联解体后持续衰落的亚洲部分,并且促进国内区域经济的平衡。最后,在俄罗斯被西方孤立后,“转向东方”战略有利于俄罗斯展现“亚洲国家”身份,进而提升其在亚太地区国际关系中的地位和作用。

从目前俄罗斯的政治经济现状和亚太各国外交经济需求来看,前者“转向东方”战略的实施存在一些利好条件。比如,尽管美国对于俄罗斯持续排斥和打压,但目前多数亚洲国家与俄罗斯并无直接的安全利益冲突,反而由于俄在亚洲地区的“域外大国”身份,使得一些亚洲国家希望引入俄方力量以促进区域平衡。同时,由于近年来亚太各国经济不断发展,这些国家对于能源的需求也迅速扩大。如果俄罗斯能源进入亚太地区,可为亚太国家提供新的能源进口渠道,有利于这些国家的能源结构多元化和能源安全。

然而,要想真正落实“转向东方”战略,俄罗斯还面临诸多挑战和障碍。其中,来自俄罗斯国内政治的阻碍可能最为显著。尽管“转向东方”是俄总统普京牵头提出的国家战略,且俄联邦政府也有较强的推动该战略实现的诉求和动力。但高层权威能否在与俄政府内部的“山头主义”和官僚主义的“掰手腕”中获胜,目前还有待观察。俄各级政府的贪腐、低效率和不作为,既是沿袭自苏联末期一以贯之的恶劣“传统”,也是其政治体制难以克服和改善的痼疾。对于俄罗斯粗放和低效能的经济治理现状,俄各级政府显然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在没有改革和重构现有政府体制和治理方法的情况下,恐怕“转向东方”战略的落实会遭遇很多延宕和迟滞。

同时,俄罗斯政府和经济界不同部门、利益集团的分歧,也是此前俄罗斯发展亚洲地区的规划一直难以落实的原因之一。早在数年前,俄联邦政府就成立了远东发展部,专门负责东部地区的振兴开发工作。然而,该部门的设立不仅对远东地区的发展裨益不多,还因为权责职能模糊,与能源、外交和经济部门产生了许多冲突。随着俄罗斯对东部地区的关注增加,此类矛盾只可能有增无减。

除行政体制方面的障碍外,在经济和外交层面,“转向东方”战略也面临不少考验和挑战。在经济方面,尽管俄罗斯多年来一直强调扩展对外经贸合作,但其对外出口始终以低端的能源和原材料出口为主。尽管亚洲国家在能源和原材料上有着广泛需求,但只依靠单一产品很难加强双边经济联系,更难以达到俄罗斯试图在亚太经济格局中谋得一席之地的目标。在外交层面,如果俄罗斯得以顺利介入亚太地区的安全议题,尽管其能够借此适度提升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但也意味着该国将不得不在许多未必重要的安全议题上“选边站队”。因此,卷入复杂的亚太地区格局,既可能为俄罗斯的安全形势“破题”,也存在使俄罗斯招致更多安全冲突和对立的可能性。

综上所述,在兼具颇多利好条件与阻碍、挑战的情况下,俄罗斯雄心勃勃的“转向东方”战略究竟能否付诸实践,在其推行过程中又会产生哪些机遇和挑战,外界仍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