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战略评估大师是如何炼成的?《最后的武士》带您一探究竟

02-14 00:59   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文/马骐騑) 近期,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了《最后的武士:安德鲁·马歇尔与美国现代国防战略的形成》的中译本。作为近年来较为难得的一本介绍美国军事战略评估的著作,本书以美国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及净评估方法创始人——安德鲁·马歇尔的人生轨迹为线索,介绍了军事战略净评估方法的起源和应用,安德鲁·马歇尔在兰德公司和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任职期间,参与美国核战略、战略力量运用、常规军力对比和新技术革命等多项重要评估的过程,以及长期军事竞争的理论分析框架的提出等事关美国现代军事战略演变的内容。笔者在本书出版后的第一时间阅读了中译本,并有幸参与了北京大学国际安全与和平研究中心和世界知识出版社举办的中译本新书发布暨研讨会。下面,笔者将就阅读本书后的一些粗浅印象并结合研讨会中的观感,对这本著作进行简要地评述。

《最后的武士》一书既以介绍美国军事战略的净评估部门/方法的演变过程为要旨,则笔者关注的首要重点即是净评估方法的特点。从本书的叙述中可知,净评估方法是一个以研究特定战略问题(如苏联的军事-经济互动,美苏常规军力对比等)为目的,以涵盖因素广泛的定量分析路径为框架,通过具体的情景分析/模型分析来寻找美军或其假想敌的弱势能力,并以此为指导未来战略规划和军力发展的突破口,通过针对性地强化竞争优势来抵消对手的军事能力,最终取得军事竞争的优势。相比于此前通过简单质性判断和静态数量对比(如部队规模,装备数量,部署数量等)来分析军事实力和军事战略的战略评估方法,净评估方法涵盖的影响实力分析的因素更准确和全面,因而其评估的前瞻性和对决策的指导作用更完善。同时,净评估方法是基于大国进行长期战略竞争的假定,以及对有限军事资源的最大化利用的需求而提出的,因此该方法对于选择军事资源投入的切入点(针对假想敌的弱势能力发展自身优势)和提高国防投资的效能都有较强的指导意义。考虑到目前中国所面临的战略环境,以及对长期竞争中的军事绩效的要求,这一点尤其具有借鉴意义。

在关注净评估方法具有的上述特点的同时,马歇尔为这一评估体系做出的方法论指导也值得关注。首先,净评估方法所采用的分析路径和分析因素,比较切合战略决策的实践过程。在分析苏联的核战略、常规军事能力以及军事-经济活动的过程中,马歇尔将苏联的政治史/军事史传统,组织文化,苏联军政机构在决策和执行过程中的内部互动,以及苏联军政领导人的思维习惯等因素纳入到对苏联的战略分析框架中,从而能够更准确地理解和解释苏联的决策行为,并对苏联军事战略演变和军事能力运用做出更好的评估。这种将分析对象的历史背景、制度结构特征与行为特征纳入到分析框架中的思维路径,对于理解战略和决策有着较好的指导作用。其次,在战略评估的过程中,马歇尔更关注事关战略判断的一些关键性问题的提出,以及对于现时战略环境的“诊断”,而不是急于提出解决现实问题的对策。这种习惯使净评估方法在情报-决策的过程中起到了桥接的作用。原始的情报资料具体而微,包罗万象;但最终的决策却需要对于全局性的战略图景和重要问题作出决断。关注“提问”与“诊断”的习惯,使马歇尔将其评估的重点放在对于片面琐碎的情报资料的分析判断上,进而通过分析整合有效提高了情报的利用效率和参考价值,并帮助决策机构和领导人进行“思考”。最后,在面对繁复而各不相同的具体问题时,马歇尔注重保持分析框架的开放性、创新性和批判性,谨慎地使用既有分析方法,并不断寻求新的分析因素的引入。这种特点在一定程度上使净评估方法免于流于僵化的思维定式,并能在各种战略评估的实践中不断更新其理论框架,使之具有与时俱进的能力。

除净评估方法自身的特点外,《最后的武士》一书在培养战略人才和构建战略决策评估机制方面也提出了有价值的观点。回顾书中提及的马歇尔在芝加哥大学、兰德公司、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成长和活动轨迹,不难看出,研究者个人广泛而深厚的学术基础,与一个打破学科壁垒和层级禁锢、以战略问题为导向的工作团队相融合,为战略人才和战略思维的培养提供了绝佳的环境。马歇尔得益于兰德公司所提供的良好工作环境的滋养,随后又以类似的开放态度主导了净评估办公室的建设,在40余年的时间里为美国战略学界培养了大批人才。同时,从书中提及的不少研究人员的经历可以看出,美国战略评估机构的人才,往往能够在各行业之间自由流动。这一打破行业壁垒,将军队、政府机构、企业界(尤其是军工企业和大型跨国企业)和学术界/智库的联系打通的机制,使得参与战略评估的研究人员能够克服各行业/部门内部存在的思维惯性和片面观点,借鉴来自其他部门的分析方法和视角,在推动战略评估方法不断发展的同时,自身也得到了教育和提高。此外,打破部门界限的人才任用机制,使得战略评估机构能够从各行业广泛征募具有研究潜力的人员,并以委托-发包式的工作模式将评估重任交付给相关专业人员,以应对层出不穷的新的评估需求。考虑到中国战略评估机制尚不完善,战略评估人才的培养也亟待加强的现状,美国的经验可以为中国的战略评估领域的发展提供一些启发。

1 1

资料图片:《最后的武士》中译本封面。

 

《最后的武士》作为一本记述美国战略研究界代表性人物的传记,在介绍净评估部门和方法的演变发展的同时,也为读者提供了从内部观察美国军事战略史和战略决策过程的宝贵的视角。在学习战略史的过程中,我们所接触的文献大多是对战略观点和思想的直接表述,却罕见对战略演变的长期观察,以及对战略的形成过程的介绍。《最后的武士》一书通过叙述兰德公司和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的战略评估活动,侧面折射出了许多美国军事战略议题的提出、讨论互动和最终形成的过程。其中包括施莱辛格和拉姆斯菲尔德(第一个任期)时期美国在欧洲的常规作战战略、温伯格时期美国与苏联的全面竞争战略,以及切尼和佩里时期美国新军事革命等战略的提出和演变过程。从上述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政治领导人、官僚机构、军队与决策研究机构的互动与碰撞,以及不同的思维偏好和利益考量在上述互动中如何形塑了现代美国的历代军事战略。这对于深化我们对于美国军事战略认知和判断,把握美国军事战略和决策的特点和思维方式,都具有独特的意义。

在谈及安德鲁·马歇尔及净评估方法的诸多借鉴意义后,笔者认为也应该谈谈净评估方法可能存在的局限和缺陷。净评估方法,究其本质来说仍属于一种定量研究方法。尽管马歇尔尽力扩充该方法的分析框架并扩大其适用性,但仍无法将净评估方法打造为“十全十美”的普适性战略评估手段。从马歇尔亲身参与的战略评估来看,他较多关注诸如核战略、空中力量战略、苏联军事-经济结构和新技术革命等领域,而其本人对于评估路径和思维偏传统的陆海军战略的建树不多(书中提及的陆海军战略评估多是马歇尔的部下和门生所做)。马歇尔建树较多的领域,一般都是在冷战时期兴起、历史传统较少而对技术的路径依赖较多的领域,因而他所擅长的定量研究方法和理工科/经济学知识能够发挥较大的作用。但对于结构和战法受历史影响更大,组织行为相对更复杂的陆军和海军战略来说,对于净评估方法能否起到独占性的战略评估作用,笔者持怀疑的态度。比如,在书中提及的对1940年法国战役的分析中,一个具有官方背景的强大的研究团队大费周章才“发现”德军具有作战优势的原因。而如果从德国陆军的战争史和战役法入手,这一“发现”则只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常识而已。因此,对于净评估方法能否被普遍地推广到所有战略评估领域,笔者认为还有待于实践的检验(事实上马歇尔本人对于既有方法理论的套用也并不赞成)。

同时,尽管马歇尔和净评估方法对于现代美国军事战略评估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我们仍须意识到,马歇尔只是美国战略研究和评估机制,以及美国战略决策机制中的一个“环节”而已。如果没有军方和国防管理部门对马歇尔的思想方法的信任和使用,没有美国社科学界和政策研究界所提供的智力和人才基础,没有一个健康的战略决策和评估环境为其提供保障,单凭一个超群的战略智囊型人物,也是无法塑造美国现代军事战略和相应的研究方法的。我们应重视马歇尔和净评估方法的思想史价值,但也不应忽视美国现代战略史的宏观过程而对其做过分的拔高。

以上就是笔者在粗读《最后的武士》一书后的几点浅见。限于个人知识、能力和时间所限,笔者自认很难为读者提供全面而系统的评介,本文也仅为供读者们加以参考批判的抛砖引玉之言。在书评的最后,笔者还想提出另一个推介本书的理由。《最后的武士》一书除了在内容上颇具价值外,此次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的中译本的文风亦颇为自然流畅,引人入胜。本书的两位译者——张露与王迎晖分别来自于军事科学院和国防大学,兼具深厚的英语文学功底和军事战略学基础。而《最后的武士》又系2位译者精心译介打磨近3年而成,在如今军事专业著作中译本质量参差不齐的图书市场中,实属难得一见的佳作。对于有志于了解美国军事战略的读者来说,笔者相信,《最后的武士》是您不可错过的一本著作。

1 1

资料图片:本书作者安德鲁·马歇尔。(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