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狂遭打脸,更大危机藏在背后——

2022-05-29 14:58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5月28日报道 不久前,美国白宫宣布该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达100万。这一数字远超世界上的任何其他国家,比美国在所有战争中阵亡的人数都要高。号称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却沦为彻头彻尾的“最大抗疫失败国”,乍一看确实令人匪夷所思。不少有良知的美国人都在对此著书反思。正如美国《大西洋》月刊所言,迄今为止,最应该被列入未来历史学家在还原新冠疫情时所需参考书目的书籍来自于德博拉·伯克斯。这位曾在特朗普政府内担任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协调员的学者,在近日出版的新书《无声入侵:特朗普政府和新冠疫情揭秘,以及如何及时预防下一轮疫情》中,详细介绍了她在一个对疫情毫无准备的政府中工作的艰辛历程。

在厚达500多页的《无声入侵》一书中,伯克斯细数面对新冠疫情时,特朗普政府淡化病毒传播的危害性、为寻求连任而淡化疫情影响、疫情数据收集滞后、以政治凌驾于科学、发布反智主义言论误导民众等内幕,直指特朗普政府是美国新冠病毒肆虐的罪魁祸首。伯克斯并不孤单。早在2020年5月,自19世纪以来只刊登可信科学研究发现的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就曾罕见抨击特朗普政府,指责特朗普将疫情政治化的做法危害美国和全世界,呼吁美国民众在当年晚些时候举行的美国大选中不要投特朗普。

在离任一年多后,特朗普再遭昔日属下疯狂打脸,实属“罪有应得”。美国之所以沦为“抗疫失败国”,一位在伯克斯眼中“道德上有缺陷且无能的总统”确实难辞其咎,不过美国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原因要更为复杂。一个基本事实是:特朗普离任时美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大约为40万例,而时至今日,拜登任期内的新冠死亡人数早已超过特朗普任期。尽管拜登上台后,美国抗疫政策有所调整,但仍然没有很快扭转疫情失控的趋势。归根结底,还是美国制度出了大问题,美式民主失灵了,美国病了。

回顾美国沦为“最大抗疫失败国”的历程,我们不难发现,美国政客坚持政治私利优先为祸甚巨。在美国政客眼中,骗选票是第一位的。正如伯克斯所揭露的,为了争取连任,特朗普一直在淡化新冠病毒的危害。当伯克斯所提交的疫情数据与特朗普所说的“情况有好转”的信息相矛盾时,甚至被特朗普要求修改疫情报告。特朗普离任后,不少美国政客出于政治私利,仍在操弄反防疫、反疫苗话题,涉及疫苗接种、戴口罩等公共卫生问题的政治性争论从未停歇,反科学浪潮依然汹涌……

我们还不难发现,资本利益凌驾于民众生命健康之上危害甚大。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所认为的,美国前总统林肯所说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制度,早已演变成“1%的(富)人有、1%的(富)人治、1%的(富)人享”。正是着眼于少数美国人的资本利益,特朗普政府一直不愿意采取严格的疫情管制措施,甚至担心相关措施可能导致美国股市崩盘、经济增长受损。特朗普政府下台后,一些美国地方政府依然克制不住资本利益的冲动,只要新冠确诊病例数的增长势头稍稍有所放缓,就匆忙放松防疫限制,从而导致美国疫情多次反弹且确诊病例连创新高。

美式民主失灵,咽下苦果的是美国民众。美联社最近就哀叹说,“百万病亡者这个数字曾经是不可想象的,现在却成了不可逆转的现实——就像每年造成数万人死亡的枪支暴力持续存在的现实一样”。这家媒体还在发问:“美国现在对大规模死亡容忍度这么高了吗?”

正如美联社所揭示的,美国的社会问题并不仅仅表现为抗疫失败。每年有4.5万美国人在枪击案中身亡,自2009年以来美国已发生288起校园枪击案,但美国政客除了表达哀思和祈祷外,却难以作出任何有实质意义的承诺;距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发出“我有一个梦想”的呼喊已过去近60年,距美国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在“我不能呼吸”的悲鸣中被“跪杀”已有两年,美国种族歧视的顽疾仍旧根深蒂固,而以弗洛伊德名字命名的警务改革法案却因党争遥不可及。

随着新冠病毒“无声入侵”美国,美国民众已为此付出惨重代价;而随着政治病毒的“持续入侵”,美国政客又要民众为之付出怎样的代价?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恐怕都会捏一把汗!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