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日关系两年来乏善可陈,因纠缠“养螃蟹还是海胆”?

2018-04-16 09:26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4月16日报道 俄罗斯《生意人报》近日刊登文章称,俄罗斯总统普京5月将与来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会晤。而从安倍两年前提出“新俄罗斯政策”至今,俄日关系的进展乏善可陈。

“任何务实进展都没有”

文章称,2018年初,人们对俄日关系发展的乐观情绪已经明显低落。接受《生意人报》采访的大多数俄日两国人士都认为,双边关系在2016年短暂的起飞后恢复到正常状态:在彼此不信任的情况下,很难找到任何接触点。关键在于如何将普京与安倍在2016年12月达成的“政治决定”转化到务实层面。

两年前,安倍向普京提出“八点合作计划”,称尽快缔结和平条约是主要任务。由于日本对南千岛群岛(日方称“北方四岛”)存在领土诉求,俄日70多年来一直未能签署和平条约。此后,双方的立场都没有改变。共同对争议岛屿进行经济开发的法律制度也未能制订。两国经济合作的发展速度也低于预期。

文章称,莫斯科期待来自日本的投资,但据消息人士称,日本人只是尝试以市场价格出售很普通设备。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曾对日本媒体说,“在安倍晋三执政期间,日本对俄罗斯的年度直接投资额从2012年的7.57亿美元减少到2017年的1800万美元”。负责监管远东地区的副总理尤里·特鲁特涅夫的用词就不那么委婉。他在接受塔斯社采访时说:“任何务实进展都没有。”

《生意人报》在莫斯科采访的几位人士指出,投资额实际上还是增加了一些:很多日本企业担心美国制裁,就通过在欧洲注册的子公司对俄罗斯进行投资。不过,日本“新俄罗斯政策”框架内的最大一笔交易仍然是日本三井集团收购俄罗斯一家制药公司10%的股份。

在东京的受访者认为,出现上述情况是因为在远东投资颇具“困难和风险”。其中一位受访者说,“我们将它们当做政治项目来投资,于是我们希望得到政治上的让步。”但根据莫斯科的说法,日本人在投资远东地区时不需要任何额外的“政治”利益。

螃蟹与海胆之争

文章称,至于南千岛群岛,与东京合作的局势比远东地区更加复杂。在2017年底,俄罗斯和日本建立了两个工作组,分别负责签证问题和评估在争议领土落实联合项目的前景。日本人坚持要在南千岛群岛建立一个区域:日本公民在该区域能够不领俄罗斯签证自由通行,也可以在没有俄罗斯许可证的情况下工作。

莫斯科不接受这种安排。据消息人士称,这首先被视为过分的特权(这将涉及俄罗斯承认日本对这片地区拥有特殊权利),其次这违反世贸组织规则。俄罗斯本来希望设立南千岛群岛、萨哈林与北海道之间的人员流动免签区,但日本不同意。日本要求建立一个确定南千岛群岛经济活动机制的特殊跨国机构,这也被俄方拒绝了。

最敏感的问题——建立一个能让南千岛群岛既不按俄罗斯法律,也不按日本法律管理的“共同法律机制”——暂时被推迟。首先,决定确定一份经济项目清单,随后为其中每个经济项目建立一种专门的联合管理模式。2017年9月,双方确定了包括五个领域的清单,但据《生意人报》的消息人士称,迄今有三类项目最接近落实:风力发电,温室种菜和垃圾焚烧。真正的战斗围绕水产养殖业展开:日方坚持在南千岛群岛养殖红鲑、螃蟹等;俄罗斯的建议是只养一种灰色的海胆,理由是海胆捕捞登记的手续较为简单。

文章称,除了所有这些分歧之外,俄罗斯和日本近年来经济关系的发展一直受到安全局势恶化的阻碍。2017年12月19日,日本内阁批准在国内再部署两套美国的“宙斯盾”反导系统。俄罗斯认为这是一个不友好举动,旨在降低俄核遏制力量。今年3月3日,俄副防长亚历山大·福明表示,美国正“努力用部署在美国、欧洲、日本和韩国的400多枚导弹打造俄罗斯包围圈”。

文章称,实质上,在与日本的关系问题上,发挥主导作用的仍然是俄罗斯国防部和安全会议。这意味着和平条约谈判的真正进展更多取决于美俄关系,而不是俄日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