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参考 | 日重启商业捕鲸意在“捕捞”选票

2019-07-11 11:44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7月11日报道(文/姜俏梅)7月1日,一艘大型捕鲸母船与两艘小型船从日本山口县下关港出发开始为期3个月的深海捕鲸航程。同一天,来自日本多地共5艘小型捕鲸船则从北海道钏路出港在近海作业并捕获两头小须鲸,这也是日本时隔31年恢复商业捕鲸的首次收获。鲸运回港口后被切割解体,上市销售。

备受谴责

国际捕鲸委员会成立于1948年,3年后日本加入。该委员会1986年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严格禁止商业捕鲸。1988年日本宣布退出南极海域商业捕鲸,转而以科研名义在南极海域进行调查捕鲸,而鲸鱼肉作为科学调查的副产品流入市场,最近10年市场年流入量大约在2000吨至5000吨左右。

日本6月30日正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翌日重启商业捕鲸的行为,招致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环境部长普赖斯2日联名发表声明对日本恢复商业捕鲸行为表示极为失望,声明说澳大利亚政府持续反对一切形式的商业捕鲸和所谓科研调查捕鲸行为,并要求日本立即重返国际捕鲸委员会。

海洋守护者协会1日发表声明说,他们的终极目标是实现全球禁止捕鲸,今后还将对日本等非法捕鲸国家施加压力。动物保护团体则在国际捕鲸委员会所在地英国举行示威游行,要求日本停止捕鲸,否则就将抵制东京奥运会。

处境尴尬

日本在过去30年来从未停止寻求国际捕鲸委员会放宽商业捕鲸禁令,去年11月委员会否决日本以小须鲸等种群数量回升为由要求恢复商业捕鲸的提案,日本随即宣布“退群”。

这一决定有可能给日本带来外交风险。首先,日本有可能被诉违反联合国海洋法条约。该条约规定鲸鱼资源管理要依靠一个国际机构来进行,尽管日本外务省相关人士表示日本仍以观察员身份留在国际捕鲸委员会,但是有日本专家指出,一旦反捕鲸国以违反条约将日本告上国际法庭,日本败诉可能性极大。

其次,日本商业捕鲸行为还涉嫌违反《华盛顿公约》中禁止鲸鱼国际交易以及公海捕鲸活动条款。本次日本宣布允许商业捕猎的3种鲸鱼均列在公约濒危灭绝禁止国际交易清单上,但是作为缔约国之一的日本辩解说,公约管控的是公海区域,而日本商业捕鲸是在日本领海和排他性经济水域内进行,因此不受公约约束。

市场起伏

日本执意捕鲸最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捕鲸鱼、吃鲸肉是日本的传统文化,日本要守护这种食鲸文化。的确,日本近海捕鲸确实是有历史传统的,作为一个非常依赖海洋资源的民族,在古代猎取体型庞大的鲸鱼对于日本人来说意味着有了充足的食物来源和大量资源。大约1000年前日本人就在海湾处捕猎鲸鱼,江户时代形成大规模捕鲸组织“鲸组”,明治维新后随着技术进步日本的捕鲸活动更加活跃,成为全球最大捕鲸国之一。

从上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中期,在没有更好的食物来源时鲸肉成为日本人餐桌上的最主要肉源,1962年消费量达到峰值23.3万吨。今年60岁出头的神谷先生回忆,在东京出生的他小时候经常吃鲸鱼,因为那时候鲸鱼肉很便宜,是主要的蛋白质来源。鲸鱼肉和其他鱼肉食用方法差不多,除了生鱼片之外,蒸煮煎炸都可以,当然还可以做成鱼罐头。不过,他也坦承,现在的年轻人和孩子都不怎么吃鲸鱼,就连他本人也很久没吃鲸鱼了。

几十年过去了,日本社会的鲸鱼消费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是因为鲸肉口感粗糙,有一股特别的味道且不易保存,远不如其他鱼类或者禽畜肉。战后随着物质条件逐步恢复,日本鲸肉消费量也大幅下降。有统计显示,目前鲸鱼肉在日本人肉食中的占比已经从二战刚结束时的将近一半下降到不足0.1%;日本国内鲸鱼肉年消费只有3000吨,是1962年峰值的八十分之一。

日本捕鲸协会2017年底针对全国10岁至60岁不同年龄段的1200名男女做过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虽然有64%的受访者曾经品尝鲸肉,但大部分人在最近5年未吃过;70%的10岁至30岁女性受访者则表示,不知道鲸肉可以食用。

July 11

7月1日,在日本北海道钏路市的港口,工人对捕捞到的一头小须鲸进行处理。(路透社)

价格“亲民”

在食鲸爱好者口中鲸肉似乎珍馐美味欲罢不能,记者决定去驻地附近的一家鲸肉专营店一探究竟。这家名为“鲸屋”的料理店就坐落在东京最繁华地段涩谷附近,周围高楼林立。

据了解,鲸屋创立于1950年,是东京为数不多的几家鲸鱼肉专营店之一。这家老店现有员工十几人,在涩谷闹市拥有一处不小的店面,一层为散客小隔间,二层为包间。店内到处都是与鲸鱼有关的装饰物或与捕鲸有关的广告贴画。虽然调查捕鲸已经成为过去时,但老店正门口的牌子正下方贴着“加油!日本调查捕鲸”的宣传画还未来得及摘掉。

正值午餐时间段,记者发现店内午餐套餐价格非常亲民,一份套餐包含鲸肉主菜、鲸肉汤汁、蔬菜沙拉和米饭,价格大约在七八十元人民币之间,与普通午餐价格基本相当。再看单点菜单,不同部位做成的鲸鱼菜肴五花八门,大约有四五十种,价格大约30元到150元人民币之间。

据鲸屋店员介绍,目前店内料理使用的鲸鱼大部分都是通过特殊渠道来自调查捕鲸,少部分来自冰岛进口。今年10月,这家近70年历史的老店将不得不搬迁到另一个街区,相比之下店铺较目前位置偏僻许多,营业面积也大大缩水。

瞄准票仓

一些国际连锁大型超市对鲸鱼肉销售比较谨慎,一般只在捕鲸网点城市的超市设有鲸鱼肉专柜。此外,商业捕鲸放开后,鲸肉市场价格将打破垄断,由需求来决定价格。

“既不清楚鲸鱼肉能卖个什么价钱,也不清楚捕鲸费用要花费多少”,日本小型捕鲸协会会长贝良文道出业内人士的困惑。有分析认为,日本政客不顾国际谴责,不惜牺牲日本的国际形象,坚持恢复捕鲸,是企图讨好渔业选区谋取政治利益的行为。日本学者佐久间顺子指出,日本捕鲸由政府运作,是庞大的官僚机构,有研究预算、年度计划、职务晋升、养老保险。而从事农林渔牧的民众是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的重要票仓,执政党当然要维护其利益。

更何况日本著名的捕鲸港口城市山口县下关市与和歌山县太地町,分别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的票仓。目前情况下,政府明知商业捕鲸是亏本的买卖,还要花费巨额财政补贴执意而为,其中玄机不言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