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参考·现场丨美驻以使馆开馆仪式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05-16 16:53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5月16日报道(文/陈文仙 杜震)5月14日,耶路撒冷的天空晴朗,但不时地刮起阵阵山风,卷起地上的尘土,吹得人满脸是沙。当地时间下午4点,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在抗议和谴责声中正式在耶路撒冷开馆。日后载入史册的不仅会有美国颇具争议的迁馆之举,还有以色列—加沙边界发生的严重流血冲突。

syu8512

5月14日,在加沙地带与以色列接壤的边境地区,巴勒斯坦抗议者躲避以军的催泪弹。(路透社)

气氛“尴尬”

按公历计算,5月14日是以色列建国70周年,13日又是以色列第51个“耶路撒冷日”,以纪念以色列军事占领耶路撒冷51周年。所以,美国大使馆选择5月14日正式在耶路撒冷开馆对以色列而言“意义重大”。

耶路撒冷当天颇有“气氛”。记者看到,耶路撒冷的很多主干道都并排悬挂美国和以色列的国旗,尤其是在通往美国大使馆的马路两侧,更是密集挂着美以国旗,以及写着“特朗普是以色列的朋友”“特朗普让以色列伟大”等的巨幅标语。道路一侧布置了一个大花坛,用鲜花组成美国国旗的图案。

参加开馆仪式的美国代表团规模庞大,约有250人,由常务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率领,成员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以及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根据以色列媒体报道,总共约有800人出席仪式。

让以色列颇感尴尬的是,以色列外交部向86个驻以外交使团发出了邀请,但只有少部分使团确认参加。在欧盟的28个成员国中,仅匈牙利、罗马尼亚、捷克和奥地利四国派代表出席。

当天开馆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所在地原是美国驻耶路撒冷总领事馆,位于耶路撒冷东南部,是一个临时办公地。据以色列媒体报道,美国将寻找合适地点新建大使馆。

“人墙”安保

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蹲守在距美国大使馆约两三百米的一个山坡上,地面坑洼不平,还有乱石和沙土以及裸露的钢筋。为了“抢到”进行直播的好位置,记者在上午10点左右就赶到了为媒体划定的报道区。到开馆仪式快举行的时候,小山坡上已挤满了各国媒体,摄像机密密麻麻地沿山坡一字摆开,直播车几乎占据山上一半的空间,记者出镜报道的声音、直播车运转的噪音、周边人群的抗议声此起彼伏。

为了保证安全,据记者估算,仅在媒体报道区就至少有两三百名安保人员,有警察、边防警察、特警等,高大威武的黑色警马格外引人注目。安保人员呈层层包围的态势,外围还有警戒线和防护栏。记者凭证件才能进入报道区,外人无法混入。

以色列警方在整个耶路撒冷部署了数千名安保人员,在美国大使馆附近更是重兵把守,形成“人墙”。

当天,耶路撒冷上空漂浮着一个巨型气球,用于监测地面情况,空中还有直升机盘旋。可以说,以色列的安保部署覆盖了从地面到空中的方方面面。

激烈对峙

在以色列—加沙边界,以色列军方则派出大量兵力。巴勒斯坦方面传来的消息说,当天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带与以色列交界地区举行抗议游行,至少近60名巴勒斯坦人在冲突中丧生,2800多人受伤。以色列媒体报道称,这是自2014年加沙战争以来巴勒斯坦人单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

当天下午开馆仪式开始举行时,媒体报道区周边开始聚集游行人群,抗议美国的迁馆之举。他们中有很多是巴勒斯坦人,也有一些是犹太人。与此同时,现场还有一批支持美国迁馆的犹太人,拿着美国和以色列的国旗,大声喊着“特朗普伟大”等口号。

抗议美国迁馆的人群举着“我们将用鲜血和烈火救赎巴勒斯坦”等标语,挥舞巴勒斯坦国旗高喊口号。随着人群向媒体报道区移动,以色列警察迅速用“人墙”将他们挡在马路的另一侧,同时移动防护栏严密地将他们包围在里面。抗议者不时与警察发生肢体冲突,一些年轻抗议者被警察反扭胳膊带走。后来记者从以色列警方获悉,有14名抗议者被警方逮捕。

等到下午6点多记者准备离开时,抗议人群已基本散去,但仍有大量安保人员严阵以待。

【推荐阅读】

锐参考·对话|日本前驻华大使宫本雄二:"日中关系将站上新的起点"

参考消息网5月16日报道(文/杨汀)日本前驻华大使宫本雄二近日在东京接受本网记者专访,就中日友好关系进一步发展的机遇以及中日韩合作机制的前景等发表看法。宫本雄二认为,日本必须从历史吸取教训,坚持和平与合作,增进中日两国互信,推动两国间重大问题的解决,扩大经济领域的合作共赢。

“日本必须从历史吸取教训”

《参考消息》:近来中日关系不断回暖,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5月8日至11日赴日本出席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并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这是中国总理时隔8年正式访问日本。您认为应该如何维持和加强中日关系改善的势头?

宫本雄二:我认为以此次李克强总理访日为契机,日中关系将站上一个新起点,这也是翘首期盼的日中关系重新出发的起点。应吸取之前的教训,使两国关系不要再出现2010年、2012年那样的情况,这是政府和普通民众都应该考虑的。我认为只要坚持和平与合作,就自然会形成友好关系。具体而言,增进政治互信,扩大经济领域的共赢,以及改善国民感情都非常重要。

《参考消息》:您对中日增进政治互信有何建议?

宫本雄二:《论语》中有句古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仅仅适用于日中关系,任何国家的关系都是如此。尽量不做对方厌恶的事情,做对方喜闻乐见的事情。这是建立信赖的基础。此外,《论语》还非常强调“恕”,也就是中国领导人说的“亲诚惠容”。“容”是“包容”的“容”、“宽容”的“容”。两国首脑首先达成共识,再从事务层面思考和体谅对方的喜恶,气氛就会慢慢改善。如此一步步加深信赖关系,就能推动日中之间重大问题的解决。

《参考消息》:提到对方厌恶的事情,比如参拜靖国神社等历史问题,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您认为历史问题在中日建立政治互信上的重要性如何?

宫本雄二:这不仅是引起中国厌恶的事情,更是让中国愤怒的事情,所以当然不应该做。我认为日本在历史问题上不应该做任何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情。日本曾经侵略中国,对中国国民造成了巨大伤害,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日本国民需要了解这一事实,这是日中国民成为朋友和心意相通的基础。为此,日本国民必须认真学习历史,尤其是近代史。今年是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这一条约中加入“和平”和“友好”,是因为时任日中领导人和国民都直接经历过战争,彼此心照不宣,日中必须和平,必须友好。日本侵略中国是错误的,那个时代的日本人大都这样想。因此他们怀有信念,绝不再进行第二次战争,日中必须世世代代维持和平、友好的关系。

但经过40年,这种认识变得淡薄了,我认为必须强调,尤其是对年轻人强调,日本作为和平国家的基础要通过不断学习战前的历史来夯实和稳固。日本必须从历史吸取教训,否则将会走向毁灭。

同时也希望中国民众看到战后日本一直走和平道路,尤其是1972年两国邦交正常化后,日本在对华经济合作中,不仅提供日元贷款,还怀着赎罪的心情向各领域派遣专家,培训赴日学习的中国研修人员,帮助中国提高技术。这些人诚心悔过日本对中国犯下的罪行,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道歉和弥补。这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尤其是最初的15年起到很大作用。经历这一时期的中国人现在已是六七十岁,这段历史的见证者以后会越来越少,希望中国的年轻人能够知道这些,这样中日国民更容易成为朋友。

中日可借“一带一路”加强合作

《参考消息》:您提到扩大经济领域共赢,具体有哪些实现方式?

宫本雄二:经济方面,日中合作是显而易见的“双赢”。不妨尽快启动各种双赢项目,我对此非常期待。日中关系并非仅仅关乎两国,还关系到亚洲和世界。如果日中的合作能够给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带来利益,那就是日中合作的理想状态。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比如“一带一路”倡议,希望它能成为给亚洲和世界带来利益的倡议。日本也不妨参与其中,并且让日中在第三国合作实施的项目能够最大程度惠及第三国。我相信这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精神,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精神。期待日中在这样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开展具体合作。

《参考消息》:请您谈谈“一带一路”倡议在今后的日中、日中韩合作,以及地区合作中的意义和建议。

宫本雄二:“一带一路”可以说是中国提供的一个平台,参与国不妨集思广益,共同使其成为实现地区和平与发展的平台。“一路”所涉及的北部国家和地区大多经济发展滞后、政治局势复杂,中国希望推动和帮助这些地区发展经济,从而帮助这些地区开启新时代。

我认为这种想法会取得成功。因此,各国应该在中国提供的平台上达成具体合作,并让开展项目的国家——发展中国家获得最大利益。在日本,对“一带一路”的关注越来越多,日本政府已经明确展现合作姿态。日中、日中韩在这一平台上合作,对于地区和世界都有积极意义。从世界范围看,发展的资金和技术都还存在绝对性的不足,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这些机构的力量加起来还远远不够。在这种背景下,日本配合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可以成为新时代日中关系的象征。

三国机制重启令人欣喜

《参考消息》:此次也是时隔两年半重启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您如何看待这一机制的作用和三国合作的机遇?

宫本雄二:2008年日中韩领导人会议机制正式启动时,我在北京担任日本驻华大使。东亚相关问题必须由日中韩三国首脑直接对话。这三国的经济规模加起来可与美国匹敌,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超过美国,因此,三国直接对话讨论本地区的问题——和平与发展课题——必然有积极成果。简而言之,这是一个东亚国家“自己考虑自己问题”的机制。

另一点是,日中韩三国的关系非常复杂、微妙、敏感。有时首脑会谈因为两国之间发生问题而中断。在这种情况下,三国机制就可以发挥作用。当其中任何两国关系不好时,第三国可以站出来呼吁两国对话。三边比双边好,四国又比三边更好。现在是日中韩,未来也可以考虑纳入朝鲜。目前来看,三国首脑会谈机制有望将三国关系处理得更好,这非常令人欣喜。近年,日中、日韩、中韩之间都发生了一些问题,导致三国首脑会谈中断,而今,这一机制终于能够重启,我们的核心命题回到东亚和平与发展。

《参考消息》:您认为中日韩三国合作机制面临的课题是什么?

宫本雄二:我认为课题是进一步制定三国合作的规则。比如发生影响两国关系的重大问题时,如何将问题摆在一边,回归对话,制定出这样的规则就不会影响两国关系发展全局。这在外交上是理所当然的,单个问题不会比全局重要。作为外交官,因为一个问题牺牲其他问题,这是外交失败。解决问题很难,因此暂时搁置,继续对话,并通过对话产生成果,让国民感到日中韩三国合作机制的宝贵性。

“两国年轻人有类似烦恼”

《参考消息》:您提到加强民间交流,改善国民感情也非常重要,具体有何建议?

宫本雄二:最重要的是通过各种形式增加国民的直接交流。增加到对方国家观光旅行的人,增多与当地人接触的机会,尤其是年轻人。媒体报道也非常重要,两国的媒体都应该做一些让国民对对方国家更有亲近感的报道,而不是只报道对方国家的问题。比如之前我在网站上看到中国的年轻人在海南岛救助遇险的孩子,这在日本也引起很好的反响。另外,像升学压力、亲子关系等等,两国年轻人都有类似烦恼,这样的报道也有利于加强两国人的亲近感。增加国民的直接交流,媒体也推动这种交流,这两点都非常重要。

今年是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年。40年前,我们缔结条约的出发点是日中绝不再进行战争,维持和平,加强合作关系,加强交流。40年后,我们应该再次回顾并将和平友好条约确定的精神和原则铭记于心。根据这一条约来处理日中关系,坦率交换意见,遇到分歧时不急于批判,通过对话了解对方想法,这样就不会形成连锁批判,进而增进相互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