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文章:疫情冲击欧洲的“无国界理念”

2020-06-30 15:40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6月30日报道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6月23日发表署名蕾切尔·多纳迪奥的题为《世界主义的死亡》的文章称,此前曾向移民、向世界主义敞开大门的国家把目光转向了国内,冠状病毒只不过加深了回缩的感觉。文章内容编译如下:

我认识的一位女士从波士顿给我写信。她同时持有美国和爱尔兰护照,却不能确定自己能否到法国探望男朋友。另一位女士是美国人,她在法国男朋友本月回法国前与他结了婚,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能获准返回美国,或者她什么时候会被允许到法国。

在新冠疫情时代,世界主义——或者仅仅是旅行——已经变得极其令人困惑。

当这场流行病袭来时,世界各地的边界开始关闭。现在,它们正逐步重新开放,但也是以随意的方式,而且更多地是由政治、经济或对游客的需求所决定。对那些冷战后长大的人来说,这些突如其来的关闭不仅令人恼火,而且是毁灭性的,限制了我们许多人一直视为理所当然的一切:开放的边界和行动的自由。

几十年来,欧洲一直是这种无国界世界信念的情感中心。欧盟公民可以在欧盟成员国中任意居住、工作和学习,访问者可以在没有边境管控的申根地区到处旅行。

但疫情暴发却令欧洲以及其他地方的民族国家捍卫者们变得有恃无恐。从现在起,在国境以外创业或发展恋爱关系很可能会变得更加困难,而申请难民身份或寻求庇护则会难上加难。

尽管这些最新的限制措施是在卫生紧急状况期间突然生效的,但它们经过了长时间的酝酿。疫情带来的是对开放边界观念的一系列攻击中的最新一击,在欧洲尤其是如此。先有2015年的难民危机,那场危机让欧洲各地叫嚣遏制移民的政客们如获至宝。接着是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这两个事件都标志着此前曾向移民、向世界主义敞开大门的国家把目光转向了国内。冠状病毒只不过加深了回缩的感觉。

我最近与居住在法国的27岁奥地利人米拉·弗里施胡特进行过交谈。今年3月,当欧洲为了减缓疫情而对非欧洲居民关闭边界时,她因为在度假而被困在哥伦比亚。她打了不计其数的电话给法国和奥地利大使馆,想弄清楚究竟哪个国家可以接收她;她最后设法回了法国。

她对我说:“事实上就在这一时刻,我不是欧洲人了。两个国家都说不该由它们负责。它们不再是欧盟内部的两个国家,而只是两个不相干的国家。”

弗里施胡特在法国度过了随后几周,但她最近去自己的老家奥地利因斯布鲁克旅行,因为法国最终允许居民进行离家超过100公里的旅行,并开放了部分边境。回到因斯布鲁克后,弗里施胡特注意到许多别的旅行问题:这座城市靠近德国和意大利边境,但规定却不统一。

在一段时间里,奥地利允许德国人驾车穿越奥地利前往意大利,但不允许在奥地利国内停留。奥地利此后向除英国、瑞典和葡萄牙之外的所有欧盟国家的居民开放了边境。这些林林总总、常常令人困惑的限制远非绝无仅有。我持有爱尔兰护照的美国朋友试图弄清楚她本月能否入境法国。答案是也许可以。而那位为了确保能与法国情人相见而与他结了婚的处于跨大西洋恋情中的朋友呢?他们的行程也被画上问号:美国对过去14天到过欧洲或中国的外国人士关闭了边境。

另一位友人——这是个住在罗马的英国人——最近给我写信说:“冷战时期的事情都要比现在更明朗一些。”

我们当时正试图弄清我是否能用美国护照从我居住的法国前往希腊。急于吸引游客但又意识到本国医疗体系的脆弱性,希腊曾宣布将欢迎来自29个国家的游客——但暂时不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希腊现在表示,欢迎所有游客,但须接受新冠病毒测试。

总体上说,欧洲的重新开放是逐步、杂乱无章和未经协调的。

受到影响的还有比暑期度假更重要的问题。这些边界的关闭与地缘政治秩序的重大变化发生了交集。例如,自2016年英国投票支持脱欧以来,生活在欧洲各地或与欧洲大陆有联系的英国人一直在申请欧盟护照,而他们此前一直不需要欧盟护照。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