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评论:“新冷战”会让美国付出高昂代价

2020-07-30 18:55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7月30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7月28日发表题为《与中国的冷战会是什么样子?》的文章,内容编译如下:

上周,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发表了一次演说,很多人把这次演说比作对中国的冷战宣言。他说,自尼克松政府以来盛行的与中国“盲目接触的旧模式”已经不复存在。

蓬佩奥的演说清楚地表明,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近几个月已经到达最低谷。但这种对抗到底会是什么样子?以下是一些看法。

不同于上一场冷战

理查德·方丹和埃利·拉特纳在《华盛顿邮报》上称,回顾冷战历史在更大程度上会令美中关系变得模糊而不是明晰。最初那场冷战是由北约和华约成员国之间的对抗所界定。他们指出,这两个集团之间几乎没有经济活动,战略地区的不结盟国家相对较少。今天的情况并非如此,世界各国同美国和中国都有牢固的安全和经济联系。就连蓬佩奥都在上周的演说中承认,“中国已经深深融入全球经济”。

美中两国之间的联系也比任何时候的美国和苏联都紧密得多。巴黎政治学院国际历史教授马里奥·德尔佩罗在《卫报》撰文称,两国之间的互动既是全球化的产物,也是全球化的推动力:美国依赖中国的制造业工厂,并依赖中国购买其国债,而中国依赖美国接受它的出口并教育数十万大学生。他写道:“这种相互依赖现在定义了美中关系,并揭示了这些联系是多么特殊和坚定。”

因此,中美之间任何冲突的展开和解决都很可能与冷战不同。

“脱钩”将重创经济

纳撒尼尔·塔普林在《华尔街日报》撰文称,由于中美两国经济紧密相连,令它们“脱钩”需要付出非常高昂的代价。美国人使用在中国生产的iPhone手机和个人防护用品,他们上的大学也因为几十年来投资不足而靠支付全额学费的中国学生维持。

塔普林写道:“如果‘脱钩’继续进行,那么美国或许需要为基础研究以及美国科学和数学教育投入比现在多得多的联邦资金来填补缺口。这可能意味着提高税收,以及为抵消可能出现的中国人才流失而对来自印度和其他国家的外国人才实行更友好的移民政策。最后,美国消费者需要准备好为一条安全、多样的供应链支付更高价格。”

汉普夏学院和平与世界安全研究荣誉教授迈克尔·T·克莱尔在《民族》周刊撰文指出,令美国供应链多样化的过程将漫长并且艰难。虽然目前由中国工人从事的工作可以转移到墨西哥、泰国或越南等其他低成本制造业中心,但他预计这种转移需要很多年才能完成。他说,从短期来看,“一场不断加剧的冷战所带来的第一个后果可能是从新冠肺炎经济崩溃中复苏的速度不如预期”。

合作才能防范危机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布雷特·斯蒂芬斯写道,哪个国家会赢得这样一场对峙,这一点目前不得而知。他说,由于腐败和无能,美国海军的状态已经下滑。他问道:“如果美国和中国在某次由南海某个环礁引发的事件而大打出手,我们有信心获胜吗?”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贝尔弗科学和国际事务中心的国际安全问题研究员蕾切尔·埃斯普林·奥德尔说,防止这些危机的最好办法是合作,而不是零和竞争。在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电池和电动汽车方面,中国的生产、出口和安装量都是全世界最大的,它的可再生能源研发投入也是世界最多的。因此,要想尽快部署尽可能多的清洁能源,对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加以限制将带来反效果。

【相关新闻】

美媒文章:疫情过后,谁还会把美国当回事?

参考消息网7月30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7月28日发表题为《特朗普、默克尔和美国下降的全球影响力》的文章称,美国是一个无与伦比、能力超强的全球霸主的观点已经过时。内容编译如下:

美国民意调查机构盖洛普的一项年度民调调查了135个国家和地区的受访者,询问他们对当今世界大国的看法。调查结果显示,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以44%的全球支持率中位数高居榜首。美国的全球支持率进一步下降,仅为33%。德国已连续三年蝉联榜首。

盖洛普报告称:“相较于前两届美国政府的大部分时期,在这个新开始的十年,美国的全球形象处于较差状态。”报告还指出,特朗普傲慢的单边主义和不加掩饰的仇外心理对美国在世界上的形象产生了破坏性影响。

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对32个国家的受访者的调查显示,64%的受访者对特朗普作为美国领导人没有信心。这些悲观的观点在欧洲尤其明显。在欧洲,人们更欢迎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

上述民调是在新冠疫情对全球造成冲击之前进行的,疫情令全球对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的看法变得更加糟糕。目前,美国是世界上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新冠病毒的感染人数不断上升,而且似乎没有停止的迹象。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副会长托马斯·克莱内-布罗克霍夫对笔者同事丹·鲍尔茨说:“这种无能和导致两极分化的领导力令人们感到吃惊,因为它无法团结各方,也无法统一力量来解决新冠病毒问题。当然,这也导致人们对(美国)的评价急转直下。人们现在看到的是美国软实力的崩溃。”

现在具备软实力的国家是德国。德国依靠技术专家的效率和一定程度的团结遏制了新冠疫情,这些美国都不具备。摩根士丹利首席全球策略师鲁奇尔·夏尔马写道:“它(德国)应对疫情的措施凸显了固有优势:高效的政府、低负债,以及在全球贸易下滑的情况下,卓越的行业声誉保全了出口。”

当然,政治领导力至关重要。盖洛普总编穆罕默德·尤尼斯写道:“当你读到这份世界如何评价全球主要大国领导力的报告时,处事最稳妥的领导人表现最好。长期担任德国总理的默克尔已成为最靠谱的领导人之一。”

疫情期间更是如此,在默克尔政治生涯的暮年,她在国内的支持率猛增。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康斯坦策·施特尔岑米勒说:“在这场疫情中,她与众不同的特征已经凸显出来,她是一位有分寸、实事求是、以共识为原则的领导人。”

默克尔授权的传记作者斯特凡·科内柳斯说:“这或许是第一次,一位总理在执政十五六年后,能够乘着灿烂的日落而不是雷雨交加告别。”

对特朗普就不能下同样的结论了。他摇摇欲坠的连任竞选遭遇公共卫生灾难。笔者同事菲利普·拉克和阿什利·帕克报道称:“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人都说,总统无法完全解决这场危机是因为他近乎病态地不愿意承认错误;他只乐于从顾问和福克斯新闻频道的过于乐观的评估和数据中得到积极反馈。”

奥巴马外交政策顾问本·罗兹对他们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他尽力而为,强调国家团结,那么他现在实际上可以处于一个相当强势的地位,即经济重新开放,就业机会重新出现。可他就是做不到。”

不过,专家们认为,除这场疫情外,特朗普只是美国在世界上实力的全球讨论发生转变的催化剂。伦敦智库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罗宾·尼布利特对鲍尔茨说:“美国被认为陷入了自己的内部清算。美国试图与历史的和当代的恶魔斗争,而这些恶魔都是美国内部矛盾和紧张关系以及优势与劣势所造成的。”

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的外交政策顾问马特·迪斯对美国《民族》周刊记者说:“疫情过后,谁还会把美国当回事?美国是一个无与伦比、能力超强的全球霸主的观点已经过时。”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