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文章:埃尔多安的土耳其在所有战线上铺开

2020-10-16 21:35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0月16日报道 法国《费加罗报》10月12日刊登该报记者德尔菲娜·米努伊的文章,题为《埃尔多安的土耳其在所有战线上铺开》。文章指出,在利比亚、叙利亚、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还有塞浦路斯,土耳其不断增加冲突点,并且越来越以地区大国的方式行事。全文摘编如下:

因为埃尔多安,一场危机总是暗藏着另外一场危机。当就纳戈尔-卡拉巴赫冲突实行脆弱的停火时,安卡拉通过在北塞浦路斯总统大选投票之时重新开放幽灵城市瓦罗沙,重新引发与希腊的矛盾,因为瓦罗沙自1974年从塞浦路斯分离出来后被宣布为禁区。叙利亚、比利亚、东地中海、希腊、塞浦路斯、高加索地区……自年初以来,土耳其总统充当纵火消防员,只要另外一场火灾变弱,就挑起一场新的火灾。格勒诺布尔政治学院教授及土耳其、地中海和中东问题专家让·马尔库指出,“今天,土耳其总统把希望寄托在一种连续不断的战术打击政策上”。

可是,要达到怎样的目的呢?一名西方外交官指出,“埃尔多安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他的政治生存。他在其自己国家正失去威信。经济变得糟糕。其执政了18年的政党正义与发展党的幸运阶段已经结束了。靠着其与民族主义者行动党的极端民族主义者结成的新联盟的指导,他继续一种反复引发危机的议事日程”。目标显然就是他想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2023年大选。让·马尔库还表示,“开辟新战线来转移注意力,这是民粹主义政府的特性”。前总理艾哈迈德·达武特奥卢所珍视的“与我们的邻国零问题”政策好像确实远去了,他本人如今也已加入到反对派阵营中。尽管电视连续剧和土耳其航空公司在继续展示土耳其的“软实力”,但今后更成问题的是其无人机和在地中海的军事挑衅。

让·马尔库认为,“对外政策的这一转变是因为出现了两个重大事件: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的地区震荡和2016年的未遂政变”。在与其有着800多公里边境线的叙利亚,正是战争打乱了土耳其的议事日程,因为在枉然指望巴沙尔·阿萨德垮台之后,安卡拉逐步将其政策调整到针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民兵的军事战役上,后者被指控与库尔德工人党游击队串通一气。在2016年发生未遂政变之后,这一进攻加快了速度,在4年的时间里,土耳其军队对叙利亚进行了三次军事入侵。让·马尔库指出,“今天,人们看到一种基于捍卫土耳其战略利益的远非理想主义的政策,它被证明在地区方面更具攻击性”。

2020年春天,出兵利比亚表明了新方向。通过在军事上飞去救的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首脑法耶兹·萨拉杰抵抗哈夫塔尔将军,土耳其表现出有能力在普通的跨国境行动之外在军事上得到公认。一些人从中看到一个梦想成为苏丹的总统的新奥斯曼帝国野心的直接表现。但另外一些动机也在鼓励着埃尔多安。首先是能源方面的。在东地中海发现新的天然气资源促使安卡拉从2019年11月起与的黎波里签署军事和海上双重协议。最近所表现出的支持阿塞拜疆在战争中反对亚美尼亚也符合要使得其天然气供应渠道多样化并减少对俄罗斯依赖的意愿。

近几个月来,土耳其还充分利用与新冠病毒疫情有关的危机以及美国的退出来扩大其影响力。土耳其研究员、与智库经济与外教政策研究中心合作的埃姆雷·屈尔沙特·卡亚指出,“随着美国日益退缩,存在着一个显而易见的地缘政治真空。这对安卡拉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从有了空位置开始,土耳其不断采取主动行动。让·马尔库指出:“土耳其把自己当成新兴国家,力图对全球事务规则产生影响。其战略旨在表明:时代变了,我们有权发表意见”。有关叙利亚问题的阿斯塔纳进程就是这方面的最佳例子,安卡拉作为叙利亚问题的主要参与者之一,和俄罗斯及伊朗一起得到公认,进而把自己当成关键的对话者。前面提到的那位外交官承认:“无论人们是否看重它,都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看法,即土耳其已经成功地把自己当成不可绕过的地区主角”。

然而,这种“战术打击”政策好像难以持久。让·马尔库认为:“由于能拉近的关系越来越少,加上已有的联盟内部又不和睦,土耳其野心有其局限性。例如,尽管安卡拉置身于北约之外,但它并不会因此而与其断绝关系。尽管它购买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让美国不快,但当俄罗斯人在伊德利卜袭击其士兵时,它自然会转向美国人……只是到时候,它有可能也成了孤家寡人。人们今年夏天在地中海事件它与欧洲的关系中看到了这样的例子,还有制裁的威胁”。(编译/卢央央)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