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诺奖得主:美对华“零和竞争”阻碍技术进步

2022-05-12 15:30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5月12日报道 德国“中国平台”网站5月9日发表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彭斯的一篇文章,题为《美中:正面的战略竞争》。文章认为,各国应努力达到或保持在创新的前沿,而不是试图阻止其他国家挑战它们。美国对中国的技术打压不但不能保证其主导地位,而且会阻碍全球经济增长和技术进步。全文摘编如下:

现在人们普遍认为,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经济和技术关系呈现出既有战略合作又有战略竞争的特点。战略合作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欢迎,因为应对从气候变化到大流行再到尖端技术监管等共同的挑战,需要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的参与。但战略竞争往往被视为一种令人担忧甚至是危险的前景。其实不必如此。

在现实中,战略竞争有正面和负面两种形式。要理解正面竞争的好处以及如何利用它们,我们需要研究竞争如何推动经济创新。

美试图遏制中国赶超势头

在发达经济体和中高收入经济体中,产品和流程创新推动了生产力的提高,是国内生产总值长期增长的关键驱动力。公共部门通过对人力资本和上游科技研究的投资,在促进这种创新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然后,私营部门在一个动态的竞争过程中接手,即约瑟夫·熊彼特所称的“创造性破坏”。

根据熊彼特的动态竞争,成功创新的公司获得一些临时性的市场力量,从而产生了投资回报。但是,随着其他人继续创新,他们侵蚀了第一轮创新者的优势。因此,竞争和技术进步的循环会重复。

但是,这个过程不是自我调节的,并且存在着第一轮创新者利用他们的市场力量来阻止其他人挑战他们的风险。例如,他们可以拒绝或阻碍市场准入,或在潜在竞争对手变得太强大之前收购他们。

为了维持竞争及其对创新和增长的所有好处,政府需要制定一套规则来禁止反竞争行为或阻止公司这样做。

美国和中国处于开发能够促进全球增长的众多技术的最前沿。然而,两国的参与程度主要取决于它们追求的目标。

与经济中领先的创新公司一样,主要目标可能是技术主导地位,即创造和保持明确和持久的技术领先地位。为实现这一目标,一个国家将试图加速国内创新并阻碍其主要竞争对手,例如通过拒绝对手获得信息、人力资本、其他关键投入或外部市场。

这种情况是一种负面的战略竞争。它阻碍了两国的技术进步,实际上也阻碍了世界经济的技术进步,特别是通过大幅限制整个准入市场的规模。更糟糕的是,它所服务的目标从长远来看可能是无法实现的。正如最近的几项研究表明,中国正在许多领域迅速追赶美国。

美不可能长期占主导地位

由于不可能获得长期的技术主导地位,各国可能会追求一个更实际和潜在的有利目标。对美国来说,这个目标是不要落后;对中国来说,是要在它目前落后的领域完成追赶过程。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和美国都通过大力投资于各自的科技基础来展开竞争。

多元化本身并不是一种反竞争的政策立场。中国的战略和双循环倡议都旨在加强中国技术实力,同时减少对外国的技术、投入甚至需求的依赖。同样,美国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旨在提高该国的科技能力,并加强其供应链——特别是通过减少对中国进口的依赖。

唯一不可能进行良好竞争的领域是国家安全。尽管许多技术可以在冲突中使用,但将具有决定性且主要用于军事和安全政策目的的技术与其他相对开放的全球技术竞争区分开来是很重要的。

目前的危险是,太多的技术被归类为与国家安全有关,从而受制于零和规则。这种做法与错误地追求和维持技术主导地位具有相同的影响,并会侵蚀竞争带来的经济好处。

理想情况下,各国应努力达到或保持在创新的前沿,而不是试图阻止其他国家挑战它们。由于全球经济面临人口老龄化、主权债务高企、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冲突加剧和供应中断等重大不利因素,且需要为应对环境和机会平等方面的挑战而不断增加投资,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一种积极形式的战略竞争。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