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前驻俄大使罗西耶:俄乌战争对俄乌和欧洲都是悲剧

2022-05-21 11:03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5月21日报道 《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双月刊网站5月18日发表题为《“超级大国之间已无腾挪回旋余地”》的访谈文章。针对芬兰和瑞典决定申请加入北约以及由此产生的问题:中立的概念是否还有生命力,瑞士前驻俄大使伊夫·罗西耶接受了该刊主编、俄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团主席费奥多尔·卢基扬诺夫的专访。罗西耶表示,中立本身不是屏障,光有国际法是不够的,还需外部保障;俄罗斯若斩断与欧洲的纽带,除了转向中国,别无选择,而欧洲将彻底被美国玩弄于股掌之间。全文摘编如下:

瑞士参与对俄制裁是政治决定

卢基扬诺夫问:中立思想本身还在起作用吗?它现在是什么?

罗西耶答:对于中立的概念,人们存在许多误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1907年的海牙第五公约阐述了中立的主要原则:中立国不应参与武装冲突。随后,出现了大量不同的具体版本。瑞典的中立与奥地利的不同,芬兰的中立和爱尔兰的相异,此外还有土库曼斯坦的中立。

中立由欧洲发明,它是对战争的反应。对瑞士而言,瑞士的中立地位由俄罗斯、法国、奥地利、英国等大国在维也纳会议上确定。我们获准保持中立,以确保欧洲从北至南的路线畅通,大国不必为之而战。二战后的奥地利模式与我们有类似之处,即占领军离开,但它是在特定条件下形成的。

瑞士的情况还有第二个方面。我们是非常多元化的国家。中立是维持统一的方法。如果一战中我们不得不在德法之间做选择,国家就分裂了。我国的政策是让所有人相信,无论发生什么,瑞士始终置身冲突之外。因此,我们不加入任何联盟。如今,由于乌克兰危机,我们收到了德国和丹麦的具体请求——向乌运送含有瑞士部件的武器,我们拒绝了。

问:参与制裁——这是中立地位允许的吗?

答:这方面应当谨慎。这不属于法律范畴,而属于政治范畴。在制裁方面,没有明文规定,1907年公约也只字未提。中立是有生命力的概念,不断适应着环境。瑞士的中立在一战后得到发展。例如,我们实施过国联的制裁。二战后,我们奉行更加严格的中立立场,认为参与制裁不符合对中立国的认知,未对南非、罗德西亚(津巴布韦的旧称——本报注)等国采取任何措施。加入联合国后,我们又改变了做法:追随安理会实施制裁。后来我们通过的法律规定,鉴于与欧盟紧密的相互联系和对统一市场的融入,瑞士可在特定条件下参与欧盟制裁。

一切都在不断变化中。对比瑞士2014年和现在的立场:当时,我们没有开展任何制裁,但同时防止有人利用瑞士规避他国限制;此次,我们决定跟从欧洲制裁——冲突的性质和规模在这里产生了影响。这是在中立立场演变道路上迈出的又一步,我不排除若干年后情况会再次变化。没有什么因素能够阻碍或逼迫中立国实施制裁。这是政治决定。瑞士国内围绕这个话题的争论从未停息。

中立立场本身并非保护伞

问:中立能否防范威胁?我们如今目睹两个国家(芬兰和瑞典)放弃中立,因为不相信这种地位能保护它们。中立能否充当安全保障?针对乌克兰的中立问题也进行了同样的讨论。

答:不,中立本身并非保护伞。比利时就是有说服力的前车之鉴。它在一战和二战中均奉行中立,但两次都被德国占领。他们受够了,最终加入北约。

除恪守中立外,还需要一些安全保证。以不久前的伊斯坦布尔谈判为例,其间不光提到了乌克兰的中立问题,还提到了谁来担保安全和领土完整的问题。1815年,亚历山大一世不仅迫使我们接受中立地位(这与我们的愿望并不矛盾),还提出建立自己的军队作为条件。此前,我国没有联邦军,之所以要求我们拥有它,就是为了守护欧洲从北至南的路线。总体上,中立本身不是屏障,还需外部保障。光有国际法是不够的。

瑞士无法成为俄乌调停者

问:瑞士是受欢迎的调停者,但以眼下形势,可能需要一个远道而来的调解人——印尼、墨西哥或其他国家。毕竟,瑞士终究是西方的一部分。

答:斡旋有黄金法则。首先,双方都要向你发出邀请。你不能跑过来说:“你好,我是瑞士好人,让我来为你们调解吧。”想象一下,隔壁邻居在打架,你按响门铃说:“我现在给你们当和事佬。”他们很可能不打了,而是调转矛头把你赶走。

其次,保持中立和不结盟状态,但这不是必要条件。看看土耳其:它与俄罗斯密集贸易,把作战无人机卖给乌克兰,加入北约,但在这场冲突中发挥了积极的调停作用。挪威是北约成员,但成功在非洲和中南美洲斡旋。

中立有用,但重点是作出贡献的能力。瑞士在这方面有着悠久的传统和丰富的技巧——缓解莫桑比克和古巴危机,扮演美国和伊朗、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的中间人。我们经常承办艰难、微妙的闭门会谈。至于当前冲突,由于瑞士决定实施对俄制裁,被俄列入不友好国家名单,至少目前,我们不太可能居中调停。  

问:冷战时期盛行不结盟运动。一批不愿加入任何联盟的有影响力的国家,致力于在国际舞台上发挥作用。也许,是时候重新倡导这项运动了?

答:如今是经济和军力说了算。全球有两个超级大国——美国和中国。乌克兰危机无疑强化了这种格局。我认为,正在发生的事不光对乌克兰来说,对俄罗斯与欧洲而言,也是悲剧。超级大国之间已无腾挪回旋余地。俄罗斯若斩断与欧洲的纽带,将往何处去?除了转向中国,别无选择。而欧洲将彻底被美国玩弄于股掌之间。因此,在我看来,这不是结盟不结盟的问题,而是两个大国更为强大的问题。

【缩略图】5月15日,在芬兰赫尔辛基,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右)和总理马林参加联合记者会。(彩色通稿)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