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参考 | “班农麦克风”哑了,美“另类右翼”何处去?

01-12 14:50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月12日报道(文/徐剑梅 孙丁)美国东部时间1月9日,美国布赖特巴特新闻网挂出一条简短消息:“新闻网执行主席斯蒂芬·班农已经下台”。

hq818

2017年2月,担任特朗普高级顾问的班农(前)在白宫参加会谈。(路透社)

一周之内,这位前白宫首席战略师失去了政治资本、长期金主、发声平台……几乎失去所有政治资源。这颗“另类流星”,升空和坠地仿佛在转瞬间。

班农长期以“经济民粹主义者”自居,构建了一套充满零和思维的二元对立、文明冲突全球战略观,不遗余力地鼓吹反建制、反移民、反全球化,号召在全球开展激进的右翼民粹主义运动。2016年大选以来,他不仅被视为美国“另类右翼”领军人物,也被视为“另类右翼”进入美国主流政治的关键纽带。而今,“班农麦克风”哑了,美国“另类右翼”作何选择?美国政治生态会发生什么变化?

班农遭遇“政治死亡”

2012年,行伍出身的投资银行家班农接掌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布赖特巴特新闻网。2016年7月,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班农自得地声称这家网站已经成为美国“‘另类右翼’的平台”。大会上,特朗普正式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翌月,班农出任特朗普竞选团队首席执行官,被视为特朗普数月后赢得大选的主要功臣之一。

2017年1月,班农随特朗普进入白宫,成为总统高级顾问和白宫首席战略师,一度还是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最高级别的“首席委员会”固定成员,炙手可热,朝野震动,成为美国主流媒体群起攻之的“靶子”。

8月,班农离开白宫,重返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宣布要奉行“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募集资金在国会中期选举中扶持有同样主张的竞选人,向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等共和党建制派“开战”。

11月,在亚拉巴马州联邦参议员补选中,他全力以赴为性侵丑闻缠身的共和党候选人罗伊·摩尔助选。但摩尔最终出局,共和党30多年来首次在亚拉巴马州输掉选举,班农对“另类右翼”号召力的牛皮被戳破。

新年伊始,媒体披露记者沃尔夫在富于争议的新书《烈焰与怒火:特朗普白宫内幕》中多处援引班农对特朗普及其家人的议论。班农不仅形容特朗普“如同11岁小孩”,而且称特朗普长子在大选期间和俄罗斯律师的会面是“叛国的、不爱国的”。这些言论引发特朗普震怒,以白宫正式声明形式,把班农彻底踢出“特朗普圈子”。

这份声明称班农“假装有影响力”,与特朗普及其总统职位无关;班农不代表特朗普的选民基础;班农所谋只是为了他自己。白宫发言人当天在记者会上表示,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应当考虑解除班农职务。

班农随即示弱,赞美特朗普“伟大”并表示自己“夜以继日地支持总统及其主张”,5天后又公开道歉并称赞特朗普长子“爱国”。但正如特朗普一名前助理所说,特朗普声明发布的时刻,就是班农的“政治死亡时间”。

“另类右翼”群起抛弃

特朗普发表声明后,班农立即陷入全面孤立。他准备在国会中期选举中重点“栽培”的右翼竞选人纷纷与他公开切割;他的大金主、持有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少量股份的纽约亿万富翁默瑟父女公开声明支持特朗普并断绝与班农的关系。美媒披露,特朗普发布声明当晚,布赖特巴特新闻网董事会就开会讨论解除班农职务。

更加意味深长的是,美国“另类右翼”运动——一个囊括激进右翼到极右,集结了白人民粹派、种族主义者、女性歧视者、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分子的大杂烩——没有如班农所指望的那样簇拥在他身后,而是同样毫不犹豫地抛弃了他。沃尔夫新书摘要披露后,在布赖特巴特新闻网站,众多“另类右翼”网民发帖声讨班农“背叛”特朗普。“另类右翼”智库国家政策研究所执行主任埃文·麦克拉伦撰文说:“对我们来说,班农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力量早就完蛋了……班农对我们的事业和候选人,仅仅在带来多少现金流上有意义。”

最早提出“另类右翼”并将这一运动定义为“白人身份政治”的理查德·斯潘塞则发推特抨击:“班农要么生活在某些动画片里,做着狂热的冷战梦;要么就是在制造替罪羊来掩盖他自己的失败。”维斯新闻网站报道说,“另类右翼”许多骨干认为,班农从一开始就和他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因为班农走得不够远,只主张经济和社会民粹主义,“没有明确拒绝政治和种族上的平等主义”。

巴鲁克学院教授托马斯·梅因即将出版一本研究“另类右翼”的专著。他认为,“另类右翼”和班农的政治婚姻与其说志同道合,毋宁说只是彼此权宜之计。对“另类右翼”来说,班农只是他们通往主流政治乃至白宫的实用工具,所以毫不奇怪,一旦特朗普抛弃班农,他们就会立刻“止损”,弃班农如敝履。

特朗普会倚重哪方

美国“另类右翼”的真正选择是白宫里的特朗普。失去白宫首席战略师身份,失去与特朗普的“特殊交情”,失去帮助“另类右翼”参与主流政治的金主、人脉和媒体资源,失去“另类右翼”发声平台,班农立刻就什么都不是,除了他曾经与闻的特朗普竞选团队及白宫军情室机密或许还有可能产生杀伤力,他重新变成乏人问津的小人物。

但特朗普与班农的决裂,赢家不是“另类右翼”。长期处于边缘状态的“另类右翼”希望拥抱特朗普,但像班农这样曾经通往主流政治乃至白宫的渠道,却也一时难再寻觅。至于特朗普,尽管基本盘无忧,但在集结“另类右翼”选民造势方面,显然失去一个得力干将。这可能导致他不得不更加依赖共和党建制派和以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国防部长马蒂斯和中情局局长蓬佩奥为代表的前军人。

赢家是国会山上的共和党人,特别是共和党内的温和派。不论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在大选期间屡次攻击的众议长保罗·瑞安,还是班农离开白宫后“开战”名单上的头号对象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用美媒报道的话说,在表态支持特朗普讨伐班农时,脸上都挂着意味深长的微笑。近年美国政治变迁中,共和党向右“极化”是一个重要动向。班农的出局,意味着共和党内建制派、温和派在今年11月国会中期选举中失去一个“劲敌”,共和党“极化”趋势有可能放缓和出现变数。

最新盖洛普民调显示,共和党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率高达82%。班农爆料溅起壮观的水花,但对特朗普没有任何实质性杀伤力,反倒意外表明特朗普在执政一年之后,在制造美国社会分裂的同时,对共和党从基层到领导层相当程度上的“团结”能力。

与班农决裂后,特朗普立即开展了与国会民主、共和两党就分阶段进行移民制度改革的一揽子谈判。近日,“跨党派”也成为美国报章新闻里一个高频词。

美国保守智库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小布什总统主要演讲撰稿人马克·蒂森在《华盛顿邮报》撰文呼吁,特朗普踢走班农后,下一步就应该向充满偏执思想的“另类右翼”说不。他说,当前,美国经济发展势头强劲、失业率降至17年来最低,股市高涨,特朗普还在执政第一年完成了税改重大立法。凭着这些政绩,他本应非常受美国民众欢迎,但事实上他民望一直低迷,是美国现代政治史上进入执政第二年之际民望最低的总统。之所以如此,原因就在于他与“另类右翼”的关系,令太多美国选民感到疑虑和不安。

所以,展望特朗普执政第二年,“另类右翼”往哪里去,方向是明确的,但一个日益浮出水面的问题是,特朗普的真正选择会是什么呢?面对“另类右翼”的拥抱,他会选择亲密到什么程度?面对经过一年磨合的共和党建制派,他又会采取什么新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