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参考 | 2018年,美国最重要的四点外交动向全在这里了——

2018-01-12 15:34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月12日报道(文/柳丝)2017年,是特朗普执政元年。然而,以“退群”为突出表现形式的“美国优先”政策引发了世界担忧,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成了牵动国际关系和国际格局的一大变量。

2018年已经开启,特朗普也将迎来总统任期第二年。2017年末公布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为“美国优先”战略下了一个完整定义,即“基于美国利益的、以结果为导向的、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战略”,以应对“不断加剧的竞争环境”。

从一贯有些“简单粗暴”的执政风格来讲,新一年里,特朗普政府无疑将因循这一战略推行对外政策。那么,美国在中东、欧洲、亚太以及美俄关系等四个重点方向会何去何从?

对中东:最优先

中东是特朗普政府外交安全政策的首要优先方向。这不仅是因为特朗普执政首年首访即中东,也可以从其外交和安全团队构成得出这样的结论。特朗普执政团队重要的军方“三剑客”凯利、麦克马斯特和马蒂斯,以及国务卿蒂勒森,都有着深厚的中东底子。此外,犹太人女婿库什纳,正在牵头起草新版中东政策……这些都自然让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成为对外政策的最优先方向。

2017年,特朗普在中东点了几把火: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对伊朗抨击与制裁不断,加剧了地区不确定性;在卡塔尔“断交风波”中“打太极”……即使自诩最亮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反恐“成绩单”,也裹挟着大国博弈的矛盾。

1 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右)在华盛顿白宫发表讲话,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新华社)

2017年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右)在华盛顿白宫发表讲话,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新华社)

而2018年,美国政策将为中东局势带来更多变数。美国政府在最新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里说,美国期待见到“一个远离极端分子、不受敌对势力控制”的中东。而现实却似乎完全背离了理想。尤其是,特朗普执政将满一年,但其政府关于中东的重要职位一直空缺,甚至在中东的8个使馆都没有大使。

新年伊始,特朗普就在推特上威胁暂停援助巴勒斯坦,种种“拉偏架”的行为,令美方期待主导的巴以和谈重启机会渺茫。1月12日就是下一个伊核协定节点,即使特朗普不直接宣布美国“退群”,对伊朗的更多制裁也会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局势。此外,伊拉克重建艰难,叙利亚和谈暗流涌动,给美国期待的地区主导力打上问号。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推崇的美国优先与利益至上原则仍会引导其未来中东政策走向,这将令中东局势更添乱象,而美国恐将遭到反噬。

对美俄:难突破

如国务卿蒂勒森所言,美俄关系在2017年“降到了低点”。“通俄门”调查愈演愈烈,特别检查官罗伯特·米勒在沉寂数月后展开的雷霆行动,矛头直指特朗普的核心圈。而在国际舞台上,美俄从不断升级的互逐外交官、暂停签证、关闭领馆风波,到在叙利亚问题、乌克兰问题上的大国角力,两个前冷战对手间的剑拔弩张与针锋相对展露无疑。

2 2017年12月1日,弗林1日承认就其个人与俄罗斯方面的接触向联邦调查局作了伪证,并表示将配合司法部有关“通俄门”事件的调查。 (新华社)

2017年12月1日,弗林1日承认就其个人与俄罗斯方面的接触向联邦调查局作了伪证,并表示将配合司法部有关“通俄门”事件的调查。 (新华社)

在国安战略中,美国明确将俄罗斯定义为挑战美国地位的“修正主义大国”,侵蚀美国实力与繁荣的“竞争对手”。这无疑给今后两国关系“定调”。

2018年是美国中期选举的重要年份,“通俄门”调查火势必定不会消减。虽然米勒团队会带来多大的政治地震仍是未知,但特朗普囿于“通俄门”威胁,并受制于共和党、国会内部对俄鹰派的强硬,难以在缓和美俄关系上有实质举动。此外,美俄双方在乌克兰问题、叙利亚和谈等问题上立场相左,势必争斗不断。

分析人士认为,美俄双方矛盾多、“爆点”大,加之美国已将其视作“竞争对手”,两国关系实难转好。未来美国恐将进一步着力遏制俄罗斯的全球影响力,尤其继续阻止其势力在欧洲西扩。

对欧洲:迫自主

很长时间以来,固有的观点认为,美欧分歧充其量只是“集团内部矛盾”,不会撼动美欧关系大树。而且,美欧关系,尤其是安全关系的主动权更大程度上掌握在美国人手里。

当然,欧洲仍然是美国重要的贸易伙伴、最大的投资者和最大的盟友群。总统特朗普执政首年三访欧洲,国务卿蒂勒森一年内有8次出访都有欧洲国家,超过三分之一出访时间在欧洲,特朗普政府对欧政策正在回归主流。不过,华盛顿多次强调,欧洲各国必须对自身安全挑战负起更大责任。

3 2017年9月19日,在美国纽约,美法总统探讨《巴黎协定》和伊朗核问题。(新华社)

2017年9月19日,在美国纽约,美法总统探讨《巴黎协定》和伊朗核问题。(新华社)

2017年,美欧关系经历了“特朗普元年”的震荡期,并在防务、多边贸易、气候变化、难民等全球性挑战问题上离心现象明显,加上特朗普政府接连威胁退出伊朗核协议,并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双方之间又添几多龃龉。如今,在美欧关系的天平上,欧洲正试图走上谋求战略自主之路。

德国近期民调显示,88%的德国人认为德国首要防御伙伴应当是欧盟而非美国。皮尤研究中心一项调查也说,欧洲对华盛顿的信心下降,美国在欧洲的影响力大打折扣。哈佛大学教授、前副国务卿伯恩斯近日撰文指出,美欧目前分歧“已经大过彼此一致的领域”,美欧联盟“可能正处于70年跨太平洋联盟解体的边缘”。

虽然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指出“北约仍然是欧洲集体防御的基石”,但近年来欧盟加快自我防务建设的步伐,同时北约与欧盟也在加强军事合作。去年11月,23个欧盟国家的外交和国防部长达成在防务领域的“永久结构性合作;12月,北约成员国外长会决定进一步加强与欧盟合作,提升军事机动能力以及反恐等方面的协作水平。

未来,在特朗普政府对欧政策的驱使下,并伴随着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的强大、主权、统一的欧洲方案,欧洲国家将开始考虑更多自主掌握自身的利益和安全,就像德国总理默克尔所说,“从某种程度上讲,欧洲可以完全依赖他人的时代结束了。欧洲人真的必须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对亚太:需合作

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推行了一系列“去奥巴马化”政策,其中就包括前任奥巴马视为优先的“亚太再平衡”,甫一上任即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卸掉了“亚太再平衡”三根柱子的经济支柱。

此后,在亚太政策,特朗普政府主要呈现出三个特点:政治上,一方面巩固盟友关系,一方面寻求新的伙伴合作关系;经济贸易上,重双边、轻多边,塑造贸易新规,强调利益对等;军事上,增加军费,继续加大对太平洋地区投入。

4 2017年11月6日,在日本首都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左)欢迎到访的美国总统特朗普。 (新华社)

2017年11月6日,在日本首都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左)欢迎到访的美国总统特朗普。 (新华社)

看特朗普政府亚太政策,不光要看言行,更要看大势。亚太地区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快和最有活力的地区,人口占世界总人口四成,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总量六成,世界经济贸易中心正在向亚洲及太平洋地区转移是大势所趋。特朗普执政首年将最长的一次出访时间放在了亚太地区,凸显了重视程度。

虽然新版《国家战略安全报告》中展现出“竞争思维”,并认为亚太地区存在地缘政治、贸易和军事三大竞争,但“合作”同样是另一个重要的关键词。报告中指出,这些合作包括:在东北亚应对朝核危机并致力于半岛无核化,同东南亚国家进行安全和贸易合作,同南亚和中亚国家强化反恐合作等等。当然,对华政策是美国亚太政策的关键组成部分。作为亚太地区两个最大的国家,亚太地区和平、稳定、发展离不开中美合作。包括特朗普在内,美方多次认同,中美合作面大于竞争面,加强合作符合美国利益。

未来,特朗普政府将继续将战略重点向亚太地区转移,而既有合作、也有竞争是美国亚太政策的主流。

广告

扫码看更多外媒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