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又向世界输出一个“爆款”,但背后真相很残酷……

2021-10-13 21:18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0月13日报道(文/姚西蒙)

近期在全球掀起热潮的韩剧《鱿鱼游戏》,自9月17日在奈飞上线以来,收获了巨大成功,成为首部登上奈飞美国排行榜第1名的韩剧,奈飞联合CEO泰德·萨兰多斯在最近的一次商业会议上表示:“《鱿鱼游戏》很有可能成为我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影视作品。”

《鱿鱼游戏》海报

《鱿鱼游戏》海报

开播一个月来热度未减

《鱿鱼游戏》开播已近一个月,但全球热度仍未降温。据全球在线内容服务排名网站“Flix Patrol”9日报道,《鱿鱼游戏》在奈飞电视节目类别中保持全球第一。自9月21日首次登顶后,已保持近20天。据韩联社10日报道,在近期美国大型科技公司股价下跌的情况下,奈飞股价“单独”呈现上涨趋势。奈飞8日在纳斯达克收盘报632.66美元,较上月16日,即《鱿鱼游戏》上映日期(9月17日)前上涨7.87%。在此期间,奈飞的市值从2596亿美元增加到2800亿美元,增加了204.3亿美元。

奈飞股价自9月17日以来上涨。(韩联社)

奈飞股价自9月17日以来上涨。(韩联社)

在广受追捧、股价飞涨的背后,是什么促使这部剧成为全球爆点?其实背后反映的是韩国社会深层次的现实问题。

《鱿鱼游戏》的故事围绕着男主角成奇勋展开,作为一个痴迷赌博、负债累累的中年人,他没有能力给女儿买合适的生日礼物,也没有能力支付年迈母亲的医疗费用。有一天,他得到了一个参加“鱿鱼游戏”的机会——一项专为富人娱乐而举办的私人活动,参赛者通过6轮韩国传统儿童游戏后,可以获得3800万美元的奖金。然而,如果失败,则意味着死亡。

游戏参赛者一共有456人。这456名参赛者的身份构成其实道破了该国的许多焦虑。其中一个角色是韩国顶尖大学首尔国立大学的毕业生,却因处理客户资金不当而被通缉;另一个角色来自朝鲜,她需要照顾弟弟,帮助母亲逃离朝鲜;还有一个角色是移民劳工,他的老板拒绝支付他的工资。

韩国社会的“内卷”让观众共情

剧中的角色引起了韩国年轻人的共鸣。《纽约时报》7日在一篇文章中报道称,《鱿鱼游戏》反映了韩国人对房价飙升和工作短缺的担忧,他们看不到自己在社会中的上升空间。

报道采访了一位首尔35岁的上班族具勇勋(音),他从来没有像剧中的角色那样面对过戴面具的杀人守卫或有竞争对手来割他的喉咙。但在一个晚上“刷”完了《鱿鱼游戏》后他表示,他同情这些角色以及他们在这个国家极度不平等的社会中生存下来的艰难。在失去稳定工作后靠自由职业和政府失业救济金过活的具勇勋说,在一个房价暴涨的城市,“靠普通员工的薪水过上舒适的生活几乎是不可能的”。

观众在用手机播放《鱿鱼游戏》(路透社)

观众在用手机播放《鱿鱼游戏》(路透社)

报道称,韩国目前在衡量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中,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 国家中排名第11位(美国排名第6)。随着韩国家庭想要努力跟上社会发展势头,家庭债务也在不断攀升。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424万韩国人——约占总人口的8%——同时从3家以上的金融机构借钱。这使得一些经济学家警告称,债务可能会阻碍经济发展。房价飙升使得住房负担能力已成为热门的政治话题。在韩国总统文在寅任职期间,首尔的房价飙升了50%以上,并因此引发了社会波动。

在疫情暴发前夕大学毕业的申伊恩(音)对《纽约时报》说,《鱿鱼游戏》暴露了在韩国取得成功的社会压力与实现这一目标的困难之间的讽刺。现年27岁的她说,她花了一年多时间寻找稳定的工作。她说:“现在20多岁的人很难找到一份全职工作。”韩国的新生儿数量也大幅下降,部分原因是年轻人觉得抚养孩子过于昂贵。她说:“在韩国,所有家长都想把孩子送到最好的学校。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住在最好的社区。”这需要存足够的钱买房,然而,这个目标太不现实了。

贫富差距被影视题材反复描写

战后,韩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经济发展,被称为“汉江奇迹”。“韩国人曾经有一种集体社区精神。”戏剧评论家、忠南国立大学现代文学教授尹淑珍(音)对《纽约时报》说。但1990年代后期的亚洲金融危机中断了该国经济的高速增长趋势,并“让每个人都只为自己而战”。

这同时也使韩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澳大利亚的“对话”网站在一篇报道中提到,韩国的电视剧经常把韩国描绘成一个极其不平等和暴力的社会。韩国也确实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由于其长期苦痛的历史——被日本殖民统治、朝鲜战争和民族分裂、近40年的军事独裁和金融危机——给国民心理留下了深深的心理创伤。

韩国社会内部经济差距的日益扩大,已成为电视剧中反复出现的主题。在故事中,主角被那些拥有财富和权力的人排挤到贫困中,直到他们重新获得自己的位置。这也同时被反映在关于超级富豪的戏剧中,如《天空之城》《顶楼》,这些剧集展示了超级富有的韩国人如何保持对国家财富的控制。奉俊昊2019年奥斯卡奖获奖影片《寄生虫》也同样引起人们对这一经济差距的关注。

在西方世界引起广泛共鸣

《朝鲜日报》最近刊登了一篇关于欠债严重者的文章,文章的标题是:“我不得不中途关闭《鱿鱼游戏》,因为它离我地狱般的生活太近了”。当然,不平等不是韩国独有的问题。北美和欧洲的人们也开始意识到类似的情况。这可能是“鱿鱼游戏”在不同文化间产生共鸣的另一个原因。

美国MSNBC电视台周末节目《BIT》的时事评论专家杰森·约翰逊,8日穿着与《鱿鱼游戏》中出演者们穿着的绿色运动服相似的服装进行了新闻解说。他说:“《鱿鱼游戏》在美国受到欢迎,是因为美国人在日益高涨的不平等中,被反乌托邦的债务寓言所吸引。”

约翰逊说,在新冠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低收入阶层和低教育水平的人痛苦在加剧,而像以马斯克、贝索斯、扎克伯格等为首的美国大信息技术(IT)企业家则获得了巨额利润。

他指出,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仍有议员“反对扩大与教育和医疗相关的社会福利预算”。“(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人会参加他们的《鱿鱼游戏》吗?”约翰逊以提问结束了节目。

在MSNBC上亮相的鱿鱼游戏运动服(韩联社)

在MSNBC上亮相的鱿鱼游戏运动服(韩联社)

《鱿鱼游戏》只是韩国最新的文化输出,它通过利用探讨该国深刻的不平等和逐渐减少的机会来赢得全球观众。奈飞在经济上取得的巨大成功,和观众因贫富差距共情而产生的拥趸,形成强烈的反差和讽刺。

人们彷佛在鱿鱼游戏中找到了情感的宣泄和自身困境的投影,这恰恰说明这种社会矛盾已在西方社会具有相当的普遍性。极度撕裂和矛盾的社会现实下,已经没有人愿意付出努力劳动和漫长的时间去等待成功的果实,越来越多的人都想一夜暴富,希望有机会在瞬间改变生活。

就像具勇勋对《纽约时报》说的那样:“我想知道,如果‘鱿鱼游戏’在现实生活中举办,会有多少人参加。”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