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五个月一线观察:战事或将加速 谈判难以重启

2022-07-30 17:00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7月30日报道(文/刘恺 李东旭)到7月24日,俄罗斯在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已五个月整。近期,俄军在顿巴斯(主要包括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前线呈现加紧进攻态势,而乌克兰多名高官发表“反攻”言论,乌军明显加大了对南部大桥、水电站、核电站等基础设施的打击频度。随着西方特别是美国对乌军援的不断扩大,俄军对乌争取“军事胜利”的压力也将加大。分析人士指出,种种迹象表明,俄乌战事近期有可能呈现加速态势,双方围绕顿巴斯、乌南部的争夺将更加激烈。

俄军齐头并进加紧攻势

俄国防部长绍伊古近日先后视察俄中部、南部、东部、西部集团军,其重要目的在于一是了解前线部队作战情况;二是对未来战斗作出部署。综合俄国防部公布的信息和军事专家分析,近期俄军主要作战目标之一是全力遏制和削弱乌军对“解放”区的攻击能力。俄军事专家维克托·巴拉涅茨认为,在经过休整后,俄军“解放”顿涅茨克的行动很可能加速。

一方面,俄军将用先进武器削弱乌军战力。近期,俄军在前线集结先进武器装备的态势明显。俄动用高精度武器打击乌军无人机、西方提供的导弹系统、榴弹炮、多管火箭炮等,重点摧毁乌军远程武器、无人机等。截至7月22日,俄国防部宣布已摧毁四套美国提供给乌克兰的“海马斯”多管火箭炮系统发射装置。

另一方面,各方向齐头并进。目前,卢甘斯克、顿涅茨克武装力量和俄军正在向顿涅茨克地区的谢韦尔斯克、巴赫穆特、索列达尔、阿夫杰耶夫卡方向推进。俄导弹及火炮学研究院通讯院士、知名军事专家康斯坦丁·西夫科夫说,未来几个月,主要战场将是顿涅茨克北部的斯拉维扬斯克—克拉马托尔斯克一线和中部的阿夫杰耶夫卡。如果推进顺利,将呈现向西、向北对乌军形成两面夹击态势。

不过,乌克兰军事专家奥列格·日丹诺夫认为,虽然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宣布将加强对各个方向的攻势,但目前俄军并不具备升级冲突的实力。在没有新的人员和装备补充的情况下,俄军将很难向顿涅茨克地区进行推进。

乌方面临西方持续施压

从美国等西方国家立场看,随着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不断加大,客观上需要看到乌军接受援助后的“成果”,来堵住其国内的反对声音。乌克兰军事专家尼古拉·别列斯科夫认为,北约国家提供的“鱼叉”反舰导弹系统、美制“海马斯”多管火箭炮系统等,的确大大增强了前线乌军对俄军以及顿巴斯地区的打击能力,尽管俄军加大了反击力度,但顿巴斯地区遭受乌军炮击从未停止,不过这些小打小闹显然不会令美国满意。近期包括乌克兰国防部副部长弗拉基米尔·加夫里洛夫在内的高官频频威胁将摧毁“俄黑海舰队并占领克里米亚”、“打击克里米亚大桥”等,既是为了迎合美国,同时也是为了争取更多美国军援。

近期乌军开始尝试对俄控重要设施展开攻击,包括使用多管火箭炮、无人机等对乌克兰赫尔松州安东诺夫斯基大桥、赫尔松州新卡霍夫卡地区水电站、扎波罗热核电站等目标实施打击。

据乌军透露的消息,如果能够得到西方先进武器的支持,乌军将可能攻击包括克里米亚大桥在内的目标。分析人士指出,尽管打击克里米亚大桥更像是乌方给西方“画的一张饼”,但也透露出乌军在接受西方武器支援之后,可能为了对西方“有所交代”而放手一搏。

乌克兰国防战略中心专家亚历山大·哈拉说,从短期看,乌军应该不会袭击克里米亚大桥,而是将主要目标放在袭击俄军后方补给和弹药库、雷达站、机场等小型目标,但在将来,如果西方能够提供射程300公里的远程火箭弹,乌军有可能对克里米亚和大桥实施火力打击。

未来几个月将是关键期

据记者一线观察和俄乌分析人士判断,未来几个月很可能成为决定战局走向的关键阶段,到年底前围绕顿巴斯地区的争夺或将落幕。但未来俄即使叫停特别军事行动,俄谈判目标也不会限于掌控顿巴斯,和平谈判进程必然面临复杂考验,即使达成停火协议,也将非常脆弱。

分析人士认为,年底前结束顿巴斯之战大有可能。俄军事专家维克托·巴拉涅茨认为,“解放”顿巴斯的总决战已经打响,克拉马托尔斯克—顿涅茨克一线将是主力决战的战场。在将近130公里左右的弧线上,俄乌展开对“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最后争夺。

记者采访的俄方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乌军八年来在这条弧线上建造了顿巴斯地区最坚固的防御链条,集中了乌军的最精锐主力。俄乌双方围绕该弧线的战斗将直接决定顿巴斯的归属。未来一两个月到今年年底,顿涅茨克地区的战斗就将结束,俄军将最终凭借战场优势控制整个顿巴斯。

俄罗斯《国防》杂志主编伊戈尔·科罗特琴科认为,俄仍掌握战略战术主动权,特别是空天军掌握制空权,这是在现代战争掌握主动的关键因素。强攻不符合俄军减少伤亡的战术目标,因此俄军用导弹、火炮等有条不紊地摧毁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郊区的防御工事,再利用装甲部队地面突破。正是这种战术选择使得顿巴斯最后的决战不会是“速胜”。  

而乌克兰军事专家尼古拉·别列斯科夫认为,4月下旬至6月底俄军对顿巴斯的进攻并没有实现对乌军的战略包围,只是利用巨大炮火优势对乌军进行压制和驱逐,这个过程进展缓慢,直至目前,俄乌军队仍然在利西昌斯克至巴赫穆特一线进行战斗,俄军即便在十倍火炮和巨大空中优势之下也没有取得迅速胜利,这一现象不能简单归结为俄军是为了保存实力,相反说明俄军的地面军队实力并不具备对乌军的压倒性优势,乌军的反装甲武器充足在很大程度上牵制了俄军装甲部队的攻势。

俄方目标远不止顿巴斯

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项目经理伊万·季莫费耶夫说,特别军事行动进行至今,俄乌面临的现状、追求的目标均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战略目标上,俄方依然追求乌克兰的“去军事化”“去纳粹化”以解除其可能对俄罗斯造成的军事威胁。从战术目标上,俄方已经不可能满足于控制顿巴斯,让俄放弃赫尔松、扎波罗热不仅要承受可能的军事后果,还将在俄引发政治动荡。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近日强调,由于西方不断加剧紧张局势,向乌克兰输送越来越多包括“海马斯”多管火箭炮在内的远程武器,俄特别军事行动的地理目标不局限于顿巴斯地区,并将进一步远离既定区域。

俄方对赫尔松、扎波罗热的态度近几个月来经历了微妙的变化。俄《专家》杂志文章披露,虽然俄军在冲突爆发后一两周内就基本掌控了赫尔松和扎波罗热,但在此后一个半月左右俄军没有深度介入当地事务,仍允许当地悬挂乌克兰国旗和使用前政府人员,但在俄乌土耳其谈判失败、布恰事件之后,俄开始全面掌控当地。目前当地从类似“临时政府”的军民政府到组建长期政府的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分析人士指出,拿下卢甘斯克、顿涅茨克是俄方底线,而俄方实际掌控的扎波罗热、赫尔松有可能步克里米亚后尘,以公投方式入俄。23日,这两个地区在同一天宣布建立选举委员会以筹备将要举行的关于加入俄罗斯联邦问题的公投。

和平谈判面临复杂考验

分析人士认为,目前俄乌谈判条件已经发生重大变化。在俄乌真正能坐到谈判桌上之前,双方在战场至少需要一场基本分出胜负的大厮杀。在顿巴斯战事落幕之后,即使俄乌重启谈判,俄方的条件也已经改变,不可能停留在3月份的条件。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最近多次重审,当今形势已经与三四月份有了很大区别,乌方在抛弃之前达成的共识之后,俄方也不可能回到原来的谈判条件,乌克兰应该基于当前现实考虑可能的谈判条件。

西方态度无疑将起重要作用。俄独联体国家研究所副所长弗拉基米尔·扎里欣认为,基辅是否恢复与俄罗斯和谈取决于西方特别是美国,在西方力量不断消耗、美国国内政治经济局势恶化以及中期选举临近等情况下,和平谈判有可能被重新提及,“随着西方对‘俄罗斯军事失败’的希望破灭,达成协议的愿望将会增强,以免损失更大”。

俄认为需要另一个能够“得到落实”的协议。俄总统普京和外长拉夫罗夫近期重申,新明斯克协议已经被“扼杀”。拉夫罗夫强调,德国和法国自称是新明斯克协议的“保证人”,但它们在该协议签署后的7年中“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过”。俄国际事务理事会项目经理伊万·季莫费耶夫认为,俄方宣布新明斯克协议“死亡”,表明俄方对西方的信任度已降为零,“签署了协议但不遵守它,那就没有任何签署的必要”。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