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滥用“美元霸权”损害全球经济

2022-09-16 10:39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9月16日报道 (文/赵凯 陈威华 赵焱 刘春燕 杨海若)今年3月以来,美联储为应对美国国内高通胀而连续激进加息,推动美元大幅升值,导致从拉美到东亚、从中东到欧洲诸多国家本币大幅贬值,进口成本攀升,输入型通胀压力加剧。美国货币政策激进调整的负面外溢效应,凸显美元霸权扰乱全球经济之害。

拉美:输入型通胀让民众受苦  

罗莎·贝尔特兰是秘鲁首都利马的一名家庭主妇。9月初,在像以往一样去超市购物之前,她不得不精打细算一番:花同样的钱买到的食物,去年能够一家人吃一个星期,现在连半个星期都到不了。贝尔特兰告诉本报记者,她为此感到“很沮丧、很担心”,她们一家人现在不得不节衣缩食,因为除了买食物,家里还有其他很多日常开销,水电费等都涨价了。

与贝尔特兰一样,2021年下半年以来,数百万秘鲁人受到了飞速通货膨胀和本币索尔贬值的影响。2021年年中3.3索尔可以兑换1美元,现在已经突破3.9比1的关口了。索尔对美元贬值有多方面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美联储不断加息。

今年以来,受美联储连续加息影响,拉美许多国家本币大幅贬值,通货膨胀率持续攀升,普遍陷入输入型通胀周期。受此影响最大的无疑是拉美各国的弱势群体,新冠疫情造成他们中的许多人失去了工作和收入,尽管目前情况有所好转,但仍无法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因此,当前的经济困境给拉美国家及民众造成的影响,远超以往。

累计外债高达2743.55亿美元的阿根廷,是受美联储持续加息外溢效应影响最大的拉美国家之一。无论是通货膨胀率,还是本币贬值幅度,都达到令人吃惊的水平。

今年上半年阿根廷消费品价格平均每月上涨5%以上,六个月的累计通胀率高达36.2%。阿根廷中央银行咨询的私人分析师7月曾认为,到今年年底,阿根廷的通胀率将达到76%左右。但到9月初,阿央行发布私人分析师的预测显示,到2022年底,该国的通货膨胀率将达到95%,2023年仍将保持在84%左右。

在另一个拉美经济大国智利,由于6月以来美元全球升值,美元对智利比索7月份汇率达到1比1000,创历史新高。智利瓦尔帕莱索大学国际商学院院长利萨尔多·戈麦斯认为,美元升值以及智利主要出口产品铜价格大幅下降,造成智利比索以“异常高的强度和波动性”贬值,甚至已经影响了外汇市场的价格形成机制。为了遏制本币大幅贬值,智利央行7月18日开始实施一项外汇干预计划,计划在9月底前投入250亿美元资金。央行的强力干预使美元对智利比索的汇率下降到1比930。

与此同时,美元走强对巴西经济运行影响巨大。去年初,巴西经济一度出现快速复苏迹象,通胀也被控制在政府的预期空间之内。然而好景不长,在美元指数出现上升走势之后,雷亚尔开始出现大幅贬值,最低跌到5.82雷亚尔兑换1美元的水平;圣保罗股市也遭遇寒冬,股指震荡下跌。美元汇率和股市一直是巴西经济的晴雨表,种种迹象表明,资本似乎正在对巴西经济失去信心。此情此景,也让巴西人回想起上世纪80年代不堪回首的高通胀局面,担心“失去的十年”再度回潮。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经济学教授埃尔南·伯格斯坦认为,美联储的做法引发全球性加息,将严重影响阿根廷的储备条件。他指出,全球加息对阿根廷等外围国家的影响尤为严重,将造成投资抽离,从而更加限制经济增长。

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基督教会大学的塞尔吉奥·内格雷特认为,美联储加息对墨西哥等拉美新兴市场国家的影响“非常强烈”,美元投资变得更有吸引力,这造成资本从新兴市场大量流出。内格雷特指出,美国是墨西哥的邻国和主要商业伙伴,墨外贸严重依赖美国,美联储加息将导致墨西哥对美出口减少,甚至可能导致墨西哥经济陷入衰退。

受高通胀和本币贬值影响最大的是像贝尔特兰一样占拉美各国人口大多数的普通劳动者。在利马经营一家商铺的佩德罗·弗洛雷斯对本报记者说,美国的资本主义“毫无底线”,总是将自己的通货膨胀“转嫁给其他国家”。弗洛雷斯认为,“美国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忏悔”,不能只顾及自己利益,而“应该看到世界其他地方”。

日本:陷入“抑通胀还是保经济”两难

今年以来,搅动全球金融市场的美联储“加息预期”演变成“加息”。随着美国进入快速加息通道,美元快速走强,世界主要货币普遍承压,日元更是大幅贬值。

日本媒体和专家认为,美国正通过加息向世界输出通胀。面对进口物价上涨导致的输入型通胀,日本央行在抑通胀还是保经济之间陷入两难。

受困于国内需求疲软、经济复苏乏力的现实,日本央行被迫坚守超宽松货币政策。日美央行货币政策的背离令日元汇率一路狂跌。

9月7日,日元对美元汇率由年初的115日元对1美元水平跌进144日元区间,再度刷新24年低点。日元年内贬值约25%,在全球主要货币中表现最差。

在国际商品市场能源资源类商品价格暴涨背景下,日元大幅贬值极大地放大了进口商品涨价对日本经济的影响。

东京一家蔬果店的店主对记者表示,店里很多商品是进口的,随着日元贬值,进口商品全都涨价了。以前100多日元就可以买到的商品,现在不得不花140日元才能买到,压力真的非常大。

日本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进口商品价格持续飙升,日本企业物价连续17个月同比上涨,7月企业物价指数创下有统计以来的历史最高水平,被统计的500多种商品中80%以上价格上涨。当月,如果以日元计算企业进口物价,价格同比涨幅高达48%。

近日,民间机构帝国数据库一项日本涨价商品将达18000多种的调查刷屏日本媒体。有报道说,大规模的涨价9月才会拉开序幕,10月预计有6000多种商品面临价格上调。

这一消息对普通消费者来说可谓是重重一击。去年以来物价早已普遍上涨,近一年的煎熬原来只是序幕?

实际上,去年秋季以来,随着进口物价大幅攀升,通缩压力长期高企的日本已经遭遇了消费物价快速上涨的新问题。截至今年7月,日本核心消费价格指数已连续11个月同比上涨。

根据总务省统计报告,今年7月日本电费同比上涨19.6%,管道天然气涨价18.8%,煤油等其他光热费上涨19.6%。当月食品涨价也比之前更加突出,进口牛肉和普通面包的价格涨幅均超过12%。

此间媒体和专家普遍认为,日本国内面临的是输入型通胀,根源在于进口物价大幅上涨。而美联储加息导致的日元大幅贬值极大地加剧了进口商品涨价,是推升日本国内通胀水平的一个重要原因。彭博社报道指出,美国通过加息向世界输出通胀。

日本民间对日元贬值的抱怨之声不断高涨。很多议价能力低、难以进行价格转嫁的中小企业同样因日元贬值陷入困境。

物价持续上涨让复苏乏力的日本经济陷入更加复杂的困境。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指出,成本推升型通胀不同于央行所期待的需求扩张型通胀,不仅不能刺激消费,反而令消费需求受到抑制,不利于日本经济复苏。

7月,日本央行在货币政策会议结束后发表公报,上调本财年通胀预期至2.3%,同时再次重申将坚持超宽松货币政策。此间专家认为,央行在抑通胀还是保经济之间陷入两难,保经济是日本央行的艰难选择。

欧洲央行日前宣布了货币联盟成立以来最为激进的加息决定,有专家预计瑞士央行月内也将继续加息,日元或将成为全球主要货币中唯一的“负利率货币”。

欧洲:汇率“跌跌不休”加剧衰退风险

在美元走强和经济前景低迷的双重压力下,英镑和欧元汇率在今年开启了“跌跌不休”模式。欧元对美元汇率在7月一路跌破1比1,创下20年来新低。英镑对美元汇率更是在最近跌至1比1.1410,创下198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分析人士认为,疲软的经济前景使市场失去了对欧洲的信心,欧元和英镑因此承受了巨大压力。此外,在美元不断升值的情况下,美元霸权下的货币体系也让欧洲等国的货币付出了沉重代价。

很多人认为,欧洲的经济状况是货币贬值的罪魁祸首。飙升的通货膨胀和能源价格使欧洲多国陷入生活成本危机,数百万低收入家庭被迫在取暖和吃饱之间作出选择。

英国国家统计局8月22日发布数据显示,今年7月英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0.1%,同比涨幅再创40年来新高。在高通胀的影响下,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已经发出警告,英国经济预计将进入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持续时间最长、最深的衰退。

欧元区的情况同样令人担忧。欧盟统计局8月31日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受乌克兰局势影响,欧元区能源和食品价格持续飙升,8月通胀率按年率计算达9.1%,不但超出市场预期,还再创历史新高。

欧元区核心通胀率的持续攀升凸显价格压力正向更加广泛的经济领域蔓延。经济学家预计,欧元区通胀率还未触顶。随着天然气价格和电价飙升,未来几个月欧元区通胀率将进一步上升,可能达到两位数。

为遏制通胀进一步恶化,欧洲央行7月启动十余年来首次加息。但由于大幅加息可能加大经济衰退风险及债务危机风险,欧洲央行制定政策时进退两难。

牛津经济研究院的报告指出,随着高通胀、节能措施和金融环境收紧对经济活动的影响越来越大,2022年下半年欧洲经济增长动力正在减弱。相关调查显示,未来12个月,欧元区步美国后尘出现技术性衰退的可能性接近60%。

许多分析师还将欧元和英镑的下跌归因于美联储大幅加息。因为美元仍然是世界贸易和央行储备的主要货币,在美元指数创下20年新高时,也就意味着其他主要货币在贬值。今年以来,美元对欧元上涨13%,对英镑上涨15%,对日元上涨20%。

为了抑制猖獗的通货膨胀,美国央行开始了自1980年代以来最激进的加息。这使得美元资产对全球投资者更具吸引力。这意味着,如果美联储加息速度超过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更高的利息回报将吸引投资者从欧元和英镑转向以美元计价的投资。这推动了欧元和英镑的贬值以及美元上涨。与此同时,由于美国经济相比欧洲看起来更加强劲,这意味着美联储可能会继续收紧政策,并扩大利率差距。

此外,美元也受益于在不确定时期作为投资者避风港的地位。高昂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通常对欧洲等能源进口国不利,但对美国等能源出口国有利,这表现在今年跟上或击败美元汇率上涨速度的少数货币往往是能源生产国的货币。

8月2日,顾客在德国法兰克福的一家超市购物。(单玮怡 摄)

8月2日,顾客在德国法兰克福的一家超市购物。(单玮怡 摄)

渣打银行的分析师史蒂夫·英格兰德就指出,强势的美元让全球经济情况变得更糟。美国境外的国家和公司一般都以美元借款,因此,当美元升值时,从本币收入中偿还债务变得更加昂贵。对于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来说,美元借贷成本的上升超过了它们从货币贬值中获得的出口提振。

“美元走强甚至不是发达国家的福音,欧洲的出口商正在受到能源中断的束缚,因此无法充分利用有利的汇率。”英格兰德说。

分析师们认为,美元的大幅上涨给欧盟、英国的政策制定者带来了巨大压力。因为疲软的货币使进口产品更加昂贵,可能助长更多的通货膨胀,并让各国央行不得不跟随美联储积极加息,而脆弱的经济很可能要因此付出沉重代价。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