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外交┃带你解读萨翁的真实故事

2020-05-18 17:12   萨马兰奇基金会  

在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之初,萨马兰奇工作重心之一就是打赢“抵制之战”。为此,他利用外交知识不断努力。他知道,若能达成目标,奥运盛会将恢复和平与稳定,奥运就能得救。因此,萨马兰奇倾注所有心血,以期将“抵制”二字从奥林匹克的词典中彻底清除。

微信图片_20200518170909

萨马兰奇与1997—2006年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加纳)探讨盐湖城2002年奥运会相关事宜

“只要有谈判桌,就总有可能达成协议”。这是萨马兰奇的座右铭,摘自他的个人笔记。看得出来,他对谈判和对话持积极态度。不幸的是,1976年到1988年间,奥运未能摆脱“抵制”这两个丑陋的字眼。从蒙特利尔1976年奥运会到汉城1988年奥运会,都被与体育毫无关联的事件影响,当时,比起运动员的努力和希望,政治利益占据了更重要的位置,运动员们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

运动是世界的语言,或者用现在的话说,是全球通用的语言。如今,运动将人与人拉得更近,而非使人渐行渐远。包特罗斯·盖里曾说:“运动教会我们和平和民主,是促进教育和理解的手段。”正如科菲·安南所说的,“这正是我们要向世界展示的。在不忘记、不轻视其他战略影响的情况下,用外交手段寻求以非武力的方式加深友谊,促进对话,表达种种利益诉求。在这方面,外交与运动不谋而合。”

一些人认为,运动和政治不应挂钩,这与萨马兰奇的观点截然相反。他一直认为,政治在奥运的发展过程中无处不在,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随处可见,即便在体育运动中也是如此。因此,萨马兰奇相信“政治和运动必须相互依存,建立互相尊重的框架。奥运遭受的抵制已经证明奥委会必须与政府谈判,这在蒙特利尔、莫斯科和洛杉矶奥运会体现得尤为明显。工作中,我们无一例外地秉承勤奋审慎的原则,掌握技巧,永远努力达成对奥运最有利的协议。我们必须时刻谨记,奥林匹克运动的精神是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此,也必须与政治权利和睦共生。”

1995年11月6日,在国际奥委会百年历史上是一个标志性的日子。国际奥委会和联合国的合作关系达到历史性高点:萨马兰奇以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身份,在汇聚了189个成员的世界上最大的政治集会—纽约联合国代表大会上发言。这是奥林匹克运动和联合国历史上第一次专门组织有关奥林匹克理想的会议。在萨马兰奇领导下的国际奥委会,虽然只是一个非政府组织,在联合国中也没有任何身份和地位,却受到联合国大会的特别礼遇,这是史无前例的,也是奥林匹克百年史册中“独一无二”的篇章。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