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退伍军人“双十一”纪念日:海军陆战队女兵这样定义自己

11-11 07:29   参考图片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有这样一群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的女性,对她们来说,首先成为陆战队队员就已经很不容易,在所有兵种中海军陆战队对体力要求最高,因此女性只占所有队员的7.6%。2017年3月,令人担忧的报告揭示了女性面临的实际状况只会更严峻:拥有3万名成员的海军陆战队在社交网站的主页上发布了一些女性队员具有性暗示的照片,并伴有暴力言辞及粗鲁下流的评论。发布的这些照片并未取得现役或已退役的女队员允许。

报道称,针对这桩丑闻,美国海军陆战队一直在想方设法善后。迄今为止,已有44名涉事队员受到处罚,此外,海军陆战队升级了对社交媒体不端行为的处罚措施,并设立特别行动组负责把关从招募、训练新兵、分派任务到为队员提供心理指导的一系列过程,目的是为了消除海军陆战队里的性别歧视。在进行以上这些举措的同时,《华盛顿邮报》联系了现役及已经退役的女性海军陆战队队员,询问她们是否有兴趣拍摄一组对比照。左边的照片会展示她们作为军方人员展现了怎样的形象,右图则会展示她们作为个体又是怎样的面貌。女队员们也谈起加入海军陆战队前后的经历,以及她们希望拍摄的照片能展示怎样的自己。

1

报道表示,这些海军陆战队女队员都有一些共同点:除了一人之外,其他人都表示受到家中有在海军陆战队或其他兵种服役的成员影响,才选择加入海军陆战队。也有人表示这是她们从小以来的梦想。所有人都谈到成为海军陆战队队员所带来的挑战——为了证明她们拥有必需的品质,并且时常是为了证明给那些认为她们进不了海军陆战队的人看。“一直以来的感受是,如果你能加入海军陆战队,你就能做任何事。”上尉Lauren Finch Serrano这样说道。

对所有人来说,成为海军陆战队队员都意味着接受不同程度的挑战。Stephanie Schroeder在向上级报告有人性侵她后被迫退役,之后她花费数年时间争取到了目前享受的退伍军人事业部伤残津贴。其他人讲述了忍受侮辱、遭人上下打量、遇到性骚扰等不平等遭遇,她们总是感到在海军陆战队里无法自由做自己,因此才需要一遍又一遍地向他人证明自己。“那时候加入海军陆战队的年轻女性是显而易见的猎物。” 已退休的枪炮士官Carrie Ann Lynch这样说道,她于1990年成为海军陆战队的一员。“如果我能对很多事情做到视而不见的话,当兵会容易很多。”预备役海军陆战队上校Justine Elena表示。她于几年前离开了现役部队。接受采访的女兵中,有5位做了妈妈。4位已婚——丈夫都是现役或退役了的海军陆战队队员。这也带来了另一些麻烦。

尽管遭受负面经历困扰,所有女兵都表示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教会她们很多东西:她们变得更强壮、更有纪律,服役期间,她们都做了有意义、有成就感的工作。好几个人提到遇到了很支持她们工作的指挥官。许多提及了让她们能进一步接受教育的军队补贴。针对海军陆战队内部例如对女兵体能要求更高、开放所有战斗角色给女兵的种种变化,她们反应不一,但都因为军队里性别更加平等的变化激动兴奋,其中包括步兵学校的第一位女毕业生,以及海军招募广告上第一次突出了女兵。

所有这些女兵都因为美国海军陆战队在社交网站上的丑闻愤怒不已,尽管有些人对此并不感到奇怪。Elena发起了名叫“海军陆战队女队员联合起来”的活动,为给军队成员提供心理健康服务的Headstrong组织筹款。但这些女兵中的许多人也注意到了大多数海军陆战队队员并没有参与进来。“为海军陆战队服务,我很骄傲。”Schroeder表示,“我很尊重我在那里做的工作。我感受到了尊严和荣誉。我尊重海军陆战队的价值观。许多士兵也跟我一样。但是就是有人不遵循这些价值观。并且就是这一群人把一切都搞砸了。抱歉,我找不到其他能表达同样想法的句子。”

为了迎接11月11日的美国退伍军人纪念日,以下是8位忠诚奉献的海军陆战队女兵讲述的故事。

Bambi Bullard

Bambi Bullard

Bambi Bullard

年龄:64

兵役状况:因健康原因退役。退休前是海军陆战队非任命军官。

服务年限:15年

服役地点及目前职业:南卡罗来纳州莫雷尔港;前经济学教授,半退休的公司老板

讲述:许多人不知道海军陆战队有女队员。从新兵训练营结束训练后,在机场有人问我是不是女童子军。

我主动要求去帕里斯岛当指导员。那里的生活有点艰苦,但我克服了困难。在为期两小时的训练中,我只需偶尔提高嗓门指导新队员。其实我根本不需要提高嗓门:我身高1米85。因为我发现在叫他们立正站好却还小声说话时,直接站到他们身后更有效。

此外,如果不是这段在海军陆战队的经历,退役后我不可能在商业领域取得很大成功。相比我早早在海军陆战队经历过的,女人在经商时受到的仇视要少得多,商业圈子也更开放。

我希望拍摄的照片能传达出海军陆战队队员在有些方面会很硬汉很严格,但我们也是人,喜欢有趣的东西,并且很享受一般人会喜欢的活动项目。

Carrie Ann Lynch

Lynch与13岁的女儿Victoria合影。

Carrie Ann Lynch

年龄:45

兵役状况:以重炮军士身份退役。

服务年限:21年

服役地点及目前职业:弗吉尼亚州弗雷德里克斯堡,大学生。

讲述:我从小就想加入海军陆战队。出生前我爸爸就在海军陆战队服役。我并不是出生在富裕的中产之家,因此我一直都想早点独立,而加入海军陆战队就是我获得独立的方式。

加入海军陆战队是我生命中最好的事。当然服役期间并不总是充满阳光,但海军陆战队的经历塑造了现在的我。我很感激在队里交到的朋友以及所经历的一切。

我认为自己是个坚强的母亲,我的孩子也很坚强很独立。我希望这张合影能传达力量。当我还是现役时,我就是单亲妈妈了。目前我是全日制大学生,独自抚养我上中学的女儿。我想证明这两件事可以并行不悖。

Tracey Fetherson

Tracey Fetherson

Tracey Fetherson

年龄:29

兵役状况:现役海军上校

服务年限:6年

服役地点:弗吉尼亚州匡蒂科

讲述:海军陆战队为我锻炼领导能力提供了最精彩的挑战。我父母作为军士长也都是从海军陆战队退役的。因此我一直都知道我最终会成为其中一员。我相信无论如何我都会成功,因为我已经目睹了成功的先例。

谈及在军队服役的黑人女性,人数少得可怜;最近的消息是从二级中尉到上校一共才有108人。因为这样少的人数,我感到更大的动力。我想向其他黑人女性证明,你不仅能加入海军陆战队,你还能在这里取得成功。

我希望人们看到我这组照片时,能看到穿制服的我是一位有力量且很美丽的长官。当他们看到穿裙子的我时,同样能认为我有力量,很坚强并合群,仍然有对生活的热情,仍然会为了生命中耀眼的瞬间好好生活。在影棚拍摄时,Fetherson全程使用的词就是“坚强”。

Stephanie Schroeder

Stephanie Schroeder

Stephanie Schroeder

年龄:36

兵役状况:残疾退伍军人

服务年限:2年半

服役地点及目前职业: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博罗,为在军队内部发生的性骚扰事件受害人奔走。

尽管经历了很多,我仍然爱着我在海军陆战队的时光。如今的我是它直接塑造的产物。那段日子教会了我什么是坚忍,什么是纪律,它教会了所有我应该知道的事。

但性侵则完全是另一回事:事情起了变化。如果我足够聪明,我会把这一切当作秘密什么都不说。我可能会继续在海军陆战队的生活,现在估计仍是现役。但是那一切太可怕了。左边的这幅照片完整地展露出了我的内心情绪:每当下雨,必定倾盆。我还能忍受多少呢?

另一张照片则是更接近现在的我——它展示了我直面人生的勇气,穿上西服与长官见面谈判的勇气。与那些认为性侵不是什么大事的人谈论我所遭受的性侵需要很多勇气。我并不是在实际的战场上战斗,但为了我和其他受害者呼吁奔走,也是另一种战场。

Jackie Huber

Jackie Huber

Jackie Huber

年龄:52

兵役状况:以二等总准尉身份退役。

服务年限:20年

服役地点及目前职业:弗吉尼亚州弗雷德里克斯堡,影棚老板。

讲述:在我亲眼目睹、亲耳所闻的所有事情中,女性能做的最困难的事就是加入海军陆战队。我不知道是什么因素促使我去做这件我能想到的最有挑战的事。很挑战情感,也很挑战体力。我认为情感上遭受的压力太大了,我只好堆起一座自我保护的墙,以此隔开那些想要利用我的人,隔开那些看到我其实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强的人。

退役后,我读了很多书和研究报告,自学了很多做生意的知识。做生意需要我去做很多我并不想做的事:我不想与人交谈,不想混迹于人群中,不想社交,不想应酬交际。但为了推倒我曾为自己堆起的墙,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好接近更加外向,为了做自己,我逼迫自己去主动和人交流。现在,我能做自己了。

Juliet H. Calvin

Calvin与她5个从2岁到9岁的儿子合影。她还有个22岁的大儿子。

Juliet H. Calvin

年龄:43

兵役状况:现役海军少校

服务年限:25年

服役地点:加利福尼亚州彭德尔顿营。

讲述:海军陆战队大部分女队员都不会有几个小孩。有了官职的女性有好几个孩子的更少。但我并未感到很多限制。我丈夫和我关系很好。我们家做事也很有规律,因此任何事都有它特定的时间和节奏。当我和我丈夫在不同地方服役时,一般是我负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但我不觉得因为我还要承担家庭责任这件事会让大家用异样的目光看我。在海军陆战队的领导都很支持我,与此同时,我也十分认真地工作。

我希望穿制服的这张照片能传达出“纪律”或“荣誉”,穿便服的照片则能表现出作为海军陆战队队员的同时,我还是个女人。世界上有许多女性并不讨论作为母亲、作为女人的经历和感受,因为她们不想显得与众不同。我愿意把我的经历分享出来,作为能鼓励他人的例子。我认为好的领导技巧能容纳许多不同的性格。

Justine Elena

Justine Elena

Justine Elena

年龄:32

兵役状况:美国海军陆战队后备役上尉

服务年限:现役4年,后备役5年

服役地点及目前职业:纽约,《与Trevor Noah一起每日秀》的观众负责人

讲述:我父母在菲律宾出生长大,来到美国后我爸爸加入了美国空军。我几个叔叔分别加入了美国军队不同军种服役。而我是我们家唯一一个美国人,也是唯一一个加入海居陆战队的女性,还获得了军衔。当人们在各地遇到我,尽管我还穿着制服,他们都会问我:“你真的是在海军陆战队?”我不知道人们问我这个问题是出于我是少数族裔,我是女人或者我看起来非常柔弱需要保护。

我爱好广泛。其中就包括了自省我是否有成为海军陆战队队员所需要的一切品质。但我不仅仅是海军陆战队的一员。我还是喜剧女演员,我还是音乐家,我还是艺术家。穿便服的照片意在展示我的不同侧面,穿制服的照片则是为了说明我需要服从的一面:海军陆战队规定我就是这样,没有什么能施展个人魅力的空间。但是我仍然会用不同方式展示我自己,因为生活就是这样。

Lauren Finch Serrano

Serrano与还是婴儿的女儿Christine合影。她还有个蹒跚学步的儿子Alexander。

Lauren Finch Serrano

年龄:31

兵役状况:现役海军陆战队上尉

服务年限:8

服役地点:圣迭戈

讲述:作为军事情报人员,作为女性实际上很有利,因为海军陆战队需要女性承担特定任务,出任特定职位。这些职位和任务是男性队员无法胜任的。但当谈及家庭,我认为传统的性别分工在军队里仍然盛行。大家预期的仍然是女性承担大部分育儿任务,男性却有免除的特权。

在穿便服的照片里,我戴着能展示我专业一面的珍珠项链和其他首饰,照片里的我就是脱下制服的我想成为的人。让孩子一同入镜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这说明我能平衡我的生活。在工作时间,我是专业的海军陆战队队员,我能很好地完成我的工作。下班回到家,我是一名2岁孩子及一名5个月大婴儿的母亲,孩子们调皮起来会扯我的头发,而我丈夫在一边尽做些傻事——我们能放松,能开心快乐,能享受美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