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要来守护前任们:一文读懂历任美国总统对以色列摇摆历程

12-07 07:53   参考图片  

据美国《纽约时报》12月6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多方担忧此举将增加中东地区的不稳定性。在当天的电视讲话中,特朗普表示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的进程。特朗普还表示,这一举动是“正确的”,并且符合美国利益。编译/熊婉君(参考消息独家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发表讲话。新华社/美联

另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白宫方面坚称,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不会对中东和平进程产生影响。美国仍支持以“两国方案”解决以巴问题。同时,美国对以色列在东耶路撒冷修建定居点的做法持反对态度。

1995年,美国国会在共和党推动下通过一部法律,规定驻以使馆必须迁至耶路撒冷,但总统有权以安全因素为理由推迟执行,必须每6个月签署一份相关文件。此后历届总统,从克林顿到贝奥巴马,都签字延缓搬迁。那么历届美国政府对以色列有着什么样的态度呢?

杜鲁门(1945-1953):1947年,杜鲁门支持分制,1948年则支持以色列建国。但拒绝向以色列出售武器,以及以提供微乎其微的经济援助。这是1945年7月,在德国柏林附近的波茨坦,英、美、苏三国首脑丘吉尔(左)、杜鲁门(中)、斯大林(右)在波茨坦会议中握手。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发表了敦促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新华社发(段卓力编辑)

艾森豪威尔 (1953-1961): 美国与以色列的关系从冷淡开始转变为不冷不淡。图为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

肯尼迪(1961-1963): 肯尼迪在任期间对于以色列显得非常友好,他中东外交政策和几乎就是艾森豪威尔的“复刻版”。图为美国前总统肯尼迪。

约翰逊(1963-1969): 在他执政期间,几乎是戏剧化的增加了对以色列的经济援助,以及提高了对以色列的武器销售。这是1964年1月,美国前总统约翰逊(左二)在白宫办公室会见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左一)、惠特尼·杨(右二)及詹姆士·法默。新华社发

尼克松(1969-1974): 他对以色列的援助并不仅仅是情感上,而是将以色列从1973年赎罪日战争的灾难中拯救出来。面对欧洲国家的不合作以及阿拉伯国家对美国实行的石油禁运,美国采取了空运的形式为其提供了援助。1973年10月6日,以埃及和叙利亚为首的阿拉伯国家联盟在苏联大批武器的支持下向以色列发动进攻,史称赎罪日战争。以色列损失惨重,一周内,“巴列夫防线”就被敌军突破,以色列国防军中最精锐的空军和装甲部队损失过半,王牌军第190装甲旅全军覆灭。1974年6月,尼克松出访中东,成为第一位访问以色列的美国总统,这也是他担任总统期间最后的其中一次国际访问。这是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水门丑闻曝光后举行记者招待会的资料照片(摄于1973年)。新华社发

福特(1974-1977): 这段时期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维持的非常紧密。这是1981年3月26日,美国前总统福特(右一)和夫人(右二)游览中国长江三峡的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卡特(1977-1981):卡特在1977年促成了埃及和以色列的“戴维营和平协议”,并提出要把苏联作为一方拉入中东问题谈判。但卡特从未掩饰过自己对于以色列前总理贝京的不友好,他的外交政策团队对于以色列通常也比较不友善。2008年4月21日,美国前总统卡特在耶路撒冷发表演讲。卡特当天表示,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已经准备认可以色列作为一个邻国和平生存的权利。新华社/路透

里根(1981-1989):尽管相比其他总统,他个人与以色列的关系更为亲密。但是在他执政期间他的许多政策都与以色列政府的政策发生了冲突。尽管如此,两国的关系在其执政期间也得到了加强。这是美国前总统的罗纳德·里根(前排中)偕夫人南希(前排右)访问苏联时在莫斯科检阅仪仗队(1988年5月29日摄)。新华社记者黄景达摄

老布什(1989-1993):他成功地推动联合国撤销其1975年的 “犹太复国主义等同于种族主义”的决议。但是1991年他以及团队对以色列的敌意释放的有些强烈。这是2006年10月7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纽波特纽斯,美国前总统乔治·H·W·布什前往出席“乔治·H·W·布什”号航空母舰命名仪式的资料照片。新华社/路透(孙瑞博编辑)

克林顿(1993-2001):他对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总理的政府似乎有些冷淡,反而是在当选后多次邀请巴勒斯坦前总统亚西尔·阿拉法特前往白宫,展现自己的善意和喜爱。1992年当克林顿还是总统候选人时,他表示:“我相信将我们大使馆移到耶路撒冷的理论。但是,我需要再次声明,我们不应该打破和平进程。”这是1993年9月13日,阿拉法特(右)在美国白宫与以色列总理拉宾在签署和平协议后握手致意,他们中间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新华社发

小布什(2001-2009): 尽管他是第一个明确称呼巴勒斯坦为一个独立国家的,但他发自内心的喜欢以色列。布什曾说:“我们去解决克林顿政府在中东冲突上带来的不平衡问题。现在我们要倾向以色列。”2000年,当布什还是总统候选人时就表示:“一旦我当选,我将会开始将美国大使馆转移到以色列自己选择的首都(耶路撒冷)。”2008年5月14日,美国前总统布什(左)在以色列特拉维夫的本-古里安国际机场与时任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交谈。新华社记者马晓燕摄

奥巴马(2009-2016):奥巴马在任期间尽管与内塔尼亚胡产生过不合,但是他将以色列和美国双方在国防和情报上的关系维持的特别紧密。2011年,奥巴马甚至在联合国上阻止巴勒斯坦单方面宣布独立建国。2016年9月30日,在位于耶路撒冷的赫茨尔山国家公墓,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中右)在佩雷斯的葬礼上致辞后与以色列总统里夫林(中左)拥抱。新华社记者郭昱摄

把驻以使馆搬到耶路撒冷是特朗普去年竞选总统时的承诺。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在吹风会上说,特朗普一直坚持要兑现这一承诺。图为2017年2月15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右)与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联合记者会上握手。新华社记者殷博古摄

为配合推动巴以恢复和谈的努力,特朗普6月签署延缓搬迁的文件。理论上,在上一个文件12月4日到期后,特朗普要决定是否签署中止搬迁计划、再次延后6个月的总统令。

耶路撒冷地位是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和平谈判中分歧最严重的议题之一。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吞并东耶路撒冷,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巴勒斯坦坚持要求把东耶路撒冷作为独立的巴勒斯坦国首都。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拥有主权。

美国政府长期以来的政策是,耶路撒冷地位问题须由巴以谈判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