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最冷的一天里,地铁车厢成为他们最后的避难所

01-13 08:42   参考图片  

据美国《纽约时报》1月8日报道,7日,纽约遭遇了自1961年以来最冷的寒潮,气温直接降到了个位数(相当于零下12摄氏度以下)。许多流浪汉跑到地铁车厢里取暖,仅凌晨2:30的那趟地铁就挤上了45名无家可归的人。单单一节车厢里就歪歪斜斜地躺着七个人,其中许多人都是孤独的拾荒者。他们将背包当做枕头,蜷起身体盖着毯子,行李箱就混乱地塞在脚边。每节车厢里的景象都是这样。编译/李鑫(参考消息网独家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1

据2017年最新统计的数据,纽约城内估计有3900名无家可归者。这个数字比2016年增长了40%。平时,这些人或是睡在街上,或是睡在隧道、过街天桥下面。然而,在这个如此寒冷的日子,更多的人选择躲到了地铁车厢里。毕竟,地铁里有24小时不断档的暖气供应,无疑是他们绝佳的避难所。

图2

地铁E号线可以算得上是最受欢迎的避难所了。这趟地铁总共行驶50分钟,乘客可以坐在温暖的车厢里,从皇后区的牙买加中心一路开往曼哈顿下城的世界贸易中心。

图3

A号线和1号线也很受欢迎。这两趟地铁行驶路程较长,来避难的人们可以在车厢里睡上更长时间。

包厘街居民委员会公司是一家专为无家可归者、残疾人士、老年人、艾滋病患者等提供住房以及社会福利服务的非盈利性机构。目前,该机构与大都市交通管理局签订了协议,派遣工作人员到城市地铁系统和主要通勤换车站提供服务。该公司的执行委员马滋·罗森布拉特接受采访时表示:“每趟地铁都有不同的‘文化’特点。”

“精神病患者在求生欲的驱使下,更愿意选择E号线;那些瘾君子和酒鬼则更愿意坐上1号线,因为他们不太关注天气状况。”

据报道,本次寒潮持续了逾两周时间,气温一直无望回升。官员们忙于为无家可归的人们提供住所。城市里施行的紧急救助协议也在发挥作用。公众可以通过拨打311热线,通知工作人员将无家可归的人们带离街区。100多名工作人员身着橘色大衣,忙碌在地铁站和各大公共交通枢纽区域。

地铁门尚未打开的时候,工作人员并不会上前劝说那些流浪汉们离开。他们不希望这些无家可归的人们感到自己被包围住了,或者遭到了驱逐。罗森布拉特说:“许多人的确是走投无路了,但其他人们并没有如此窘迫。他们很害怕,很困扰。许多人可能患有精神疾病。”

图4

官员们重申,对普通乘客乘坐地铁的要求同样适用于这些无家可归的人们:不能阻碍交通,不得躺在坐椅上。一旦违背规范,警方可以将他们带走。不过,他们也强调,这些乘客有权乘坐地铁。

市长办公室发言人贾克琳·罗森博格称:“无家可归并不是罪责。”她提到,政府也在不断出台一系列方案帮助这些可怜的人,包括建造更多、更安全的临时避难所供他们居住。

无家可归者服务部门的发言人艾萨克·麦吉恩盖尔接受采访时说:“我们需要更为广泛、深入地与这些住在街边、无家可归的人们进行沟通,争取与他们建立互信,这样才能说服他们住到我们建造的避难所里。在如今极端天气条件下,这项任务更为重要。”

图5

41岁的莫妮克·福特在街头睡了三年。由于最近温度骤降,她住到了宾州车站。她穿着不合体的白色大衣,过长的衣领几乎遮住了她的脸。她用毯子盖住了双腿,脚上穿了一双用魔术贴加固的鞋子。这双鞋子在她经历过一次外科手术之后就一直穿在脚上。“他们总来驱逐,请我离开。但我拒绝离开这里。”她说。

E号线在通过曼哈顿的途中,会停在几个流浪汉聚集的主要落脚处,其中包括港务局公共汽车终点站和宾夕法尼亚车站。这些无家可归者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里,但是他们不能睡在这些地方:只要一躺下,就会有警察过来把他们赶走。因此,一过午夜,他们就会去地铁车厢里过夜。

图6

在A号线上,一名男子在临睡前把装有自己物品的推车系到了扶杆上。

7日,天气格外寒冷,站在站台上的乘客们甚至能看到自己呼出的“白气”。美国国家气象局发布预警称,未来将继续迎来大风降温天气,最低气温可能跌破-20℃。地铁里的流浪汉也越来越多,车厢的角落里渐渐多了几个小小的酒瓶、一截医院腕带、几小堆纸巾。

每趟地铁上聚集的流浪汉类型都不太一样。A号线上,一位老人睡在座位上。临睡前,他把破烂的行李车系到了杆子上。而E号线上,45名无家可归者都不太相同:有抱着一包易拉罐的拾荒者,有嘴里嘟嘟囔囔、浑身散发出难闻气味的男子,里面甚至有几个年轻人——长着凌乱胡子、身穿宽松牛仔裤、抱着猫咪的青年男子,还有穿着薄紧身裤、拖着破烂拉杆箱的年轻女孩儿。

慢慢地,他们都坐在座位上睡着了。

某家保安公司的现场督查克里斯托弗·门多萨当晚值夜班。他说:“整趟火车挤满了无家可归的人们。”他经常能看到流浪汉睡在E号线上。然而,在当晚,地铁上的流浪者比起平日里更多了。

图7

地铁渐渐驶向世贸中心,车厢里响起了广播:“列车即将达到终点站,请全体乘客准备下车。”然而,车厢里熟睡的人们却无意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