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希腊煤矿区的阴霾之下 他们学会了开车“不看路”

02-12 08:10   参考图片  

e1

Mavropigi是最近一座人去楼空的村庄,因采煤需要,它将被夷为平地。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在距离雅典西北部500公里的Ptolemaida市郊驾车时,,几乎看不到天上的太阳。

漂浮在空气中的厚重尘埃让人无法看到远处,但对本地人Kostas来说,这不是问题。他可以开车不看路。

“我父亲在我12岁时死于癌症," 他还补充说父亲有4个同事也同样死于癌症。

报道称,Kostas在国营电力公司——希腊公共电力公司当保安,就像他父亲一样。

Ptolemaida位于希腊西部马其顿地区。 Kostas的父亲是许多因为该地区采煤带来的环境污染而早逝的居民之一。

尽管欧盟对煤矿行业有严格规定,采煤业利润也在不断下降,但是希腊仍然新投入1.4亿欧元(约合10.8亿元人民币)用于在Ptolemaida地区建造两座新工厂。

Ptolemaida如同世界末日过后的景观包括一座占地达625平方英里(约合1006平方公里)的黑色矿井,以及一些废弃的村庄。Ptolemaida有巴尔干地区最大的煤矿,负责全希腊30%的电力生产。

希腊,连同德国、波兰和捷克共和国一起的煤炭产量占到全世界的三分之一;煤是世界上最严重的污染物之一。

燃烧煤产生的有毒颗粒不仅污染建有煤矿的地区,还会扩散至几百公里以外的临近国家。

根据绿色和平组织的“无声杀手”报告,在希腊,烧煤导致了1200多人的提前死亡。

仅在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称有700万人因接触经过污染的空气而死亡。

在给希腊卫生部的信中, 西马其顿的副区域卫生负责人提到在Ptolemaida地区,每10位死者中就有7人是因癌症或血栓栓塞症(中风,肺栓塞等)去世。

自1950年以来,当地癌症病例增加了16%,预期寿命一直在下降。

与此同时,希腊公共电力公司及其合作伙伴为西马其顿的居民创造了1万个就业机会。在希腊金融危机期间,西马其顿是该国失业率最高的地区。

包括Kostas在内的许多人每月承担折合680欧元(约合5300元人民币)的健康损失,另一些人则不得不放弃被不断扩张的采煤业吞噬掉的土地及住所。自1976年以来, 有来自5所村庄的4千多名居民因住在煤矿边而被迫在国内流离失所。

拆了一半的房子、几条野狗、废弃的教堂:这就是Ptolemaida地区附近的Mavropigi村现在的模样。

2010年,第一次煤矿开采地离村里最外边的房子仅有800米。从那时起就开始有居民因害怕离开村庄,学校也永久关闭了。

Aristokratis和妻子是Mavropigi村仅存的10位居民中的两个。

“妻子和狗在这里。我不想住在其它地方,这里是我唯一的家,”Aristokratis说。

E2

希腊公共电力公司的两名工人正在清理传送带上的煤灰。

E3

Kostas是希腊公共电力公司最年轻的工人之一。每天他都要清理挖煤造成的灰尘,以保持机器正常运转。矿井每天24小时都有人值班。

E4

Kostas监督在Ptolemaida北部矿场的煤炭挖掘。

E5

因为灰尘,Kosta的眼睛成了红色。由于污染严重,工人和当地人面临许多严重的健康问题,包括癌症。

E6

希腊公共电力公司车间里一名工人的肖像。该电力公司及合作方共雇佣超过1万名员工。

E7

工人Giannis在完成将煤炭通过传送带运至生产车间的工作后,坐下来休息。在这里事故经常发生,有时会致命。安全措施通常得不到遵守。1970年以来,已有超过106人因工伤死亡。

E8

马其顿西部煤矿的工人。

E9

希腊公共电力公司的工人收集检测用煤样。

E10

废弃的教堂坐落在煤矿中央。这是Charavgi村的遗迹,该村被国家征用,居民被移走,好进一步开发煤矿。

E11

Aristokratis是Mavropigi村剩下的10位居民之一,为了开采煤矿,该村已做好拆除准备。尽管希腊公共电力公司已将村民正式迁走,仍有一些人留在村里。他说:“我们拿的是死亡赔偿金。”

E12

两名工人在Ptolemaida用挖掘机采煤。

E13

Ptolemaida拥有巴尔干地区最大、世界第六大的煤矿。

E14

Kostas的父亲死于癌症,当时他只有12岁。

E15

Ptolemaida如同世界末日过后的景观由无尽的黑色矿井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