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未来》:像一根缓缓扎进心脏的细针

2018-05-17 08:26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5月17日报道 小时候妈妈经常提醒我们,细小的针扎进身体里不会很快有感觉,它会顺着血液一直流一直流,最后扎进心脏。

《路过未来》就像那一根针。看完影片的你也许不会立刻坐在电影院里哭得难以自拔,但它带给你的感触会一直陪伴着你。直到某一天你终于感同身受,被压制的感情重新倾泻而出,那一刻才会泪流满面。

如同《海边的曼彻斯特》里帕特里克看到冰箱里的冷冻鸡,想到父亲真的不会再回来,这一刻那根被忽略的针终于扎进了心脏。《路过未来》细腻如针般触碰着观众隐藏起的那根敏感神经,让我们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刺痛。

p2518988675

《路过未来》电影海报


由李睿珺指导,杨子姗、尹昉主演的电影《路过未来》于今日(5月17日)在中国大陆公映。该片于4月16日在2018年北京国际电影节提前展映,赢得了在场观众热烈的掌声。作为第7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唯一入围华语长片,《路过未来》似乎无法让全部观众满意:截止到5月初,它的豆瓣评分只有6.2分。

《路过未来》的话题性很强,涉及了许多争议的话题,这些话题的复杂堆砌是这部影片招致差评的重要原因。对于这种境况,李睿珺导演显得很大度:“观众不同的教育背景、生活经验、美学喜好,都会带来不一样的电影观感。”他说。

用镜头克制地陪伴,是一个导演的自觉

李睿珺作为一个旁观者,用他的镜头陪伴着他关心的这些人。忻钰坤把这种克制,称为“一个导演的自觉”。

《路过未来》的镜头语言非常值得玩味:比起前几部影片,这是李睿珺使用运动镜头最多的一次。他利用自己偏爱的缓慢风格,夹持着镜头语言在统一空间中展示了人物的变化。

这样的运动镜头还会通过对比的手法来体现:耀婷坐在出租屋中,思考自己和父母的下一步,此刻屋外的火车疾驰而过。这一动一静,展现了耀婷的无奈:高处不胜寒,低处有人家。

片中出现的白马意向也有很强的延续性,这可能是李睿珺在自己的作品中埋下的“小彩蛋”。

这样的《路过未来》带给观众的感情注定是克制的,也许还有些滞后,但却足够真实。

p2519031470

《路过未来》电影剧照


“你在他乡还好吗?”

“你在他乡还好吗?”是电影预告片的最后出现的一句话。这个问题,似乎抛向很多人。

可是,故事中的每一个人,似乎都不太好。

缺席了女儿的童年,只为了在大城市获得一席之地的耀婷父母,却被城市的发展淘汰,归园田居,却力不从心。

“深飘二代”的耀婷,也想在父母曾停留过的大城市立足。拼了命想在这里找到自己存在的痕迹,把爹妈接回来,甚至不惜透支自己的健康。一旦健康岌岌可危,也许她还想继续下赌注,可资本又在哪里?

同是天涯沦落人,你是我路过未来时的一盏灯

孤独的灵魂总会相遇,耀婷和新民的爱情从没有通过的微信好友验证开始。

模糊的身份认同感,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同为“深漂二代”,同是背井离乡在大城市努力改变命运的年轻人,他们是平等的。

新民有三个手机,三个不同的身份。微信中默默陪伴着耀婷的陌生人,或许才是真实的新民。

当另外两个身份曝光,爱变得不知所措:医院楼梯间里新民对耀婷的推推搡搡,这看起来毫不细腻的感情,却是新民对耀婷最深的关心。因为新民知道,对于这个疲惫喘息着的小姑娘来说,爱情实在太奢侈了。

毕竟对耀婷来说,身体很轻,灵魂很重。光是活着就已经让人精疲力竭了。

既然今生注定漂泊,就让他们彼此照亮,依偎着取暖,别路过也别错过。

p2521627012

杨子姗为了这部电影暴瘦二十斤,尹昉特意晒黑了皮肤。


看得见风景的房间,这是我想去到的未来

尼采说过:“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当耀婷推开新民出租屋的窗,窗外不仅仅是“世界之窗”,也似乎是可以一眼望得到的未来。他们一生所求,其实不过是这样一个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耀婷的愿望有多卑微呢,只是想买个蜗居,把父母接回来,一家四口能过上几个月前的生活,仅此而已。不是像售楼处那些财大气粗的老板可以一掷千金,她从来没有想得这么不切实际。

“你多久没被感动过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为了烂俗的青春片泪腺崩塌的观众们来说,也许是一个很短的区间。

但对真正渴望着被感动的观众们来说,感情绝对不是烈酒猛灌入口中般的泪如雨下,感情需要酝酿需要琢磨。

比起被骗来的感情,我更爱《路过未来》渲染出的克制悲伤。(文/孙之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