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失败了吗?》:西方要学会与东方“共享”

06-14 10:02   参考消息网  

614

《西方失败了吗?刺激一下》书封

参考消息网6月14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6月4日发表题为《给西方精英的有益“礼物”装在遗憾的包装里——评马凯硕的新书〈西方失败了吗?刺激一下〉》的文章,作者为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以下为文章摘要:

曾出任新加坡驻联合国的著名大使马凯硕以专门写书刺激西方读者而著称。他甚至以“刺激一下”作为新书的副标题。真是令人遗憾,因为他想激人发怒的愿望偏离了分析本身,也分散了读者对其忠告的关注。他的新书究其根本,是想给西方一个“礼物”,然而遗憾的是,外包装挡了他的道。

西方是马凯硕信手拈来的抨击目标,而中国却占了便宜。比如,“西方思维”不理解“如今实行谨慎和不干涉政策符合其战略利益”,果真如此吗?抑或,西方精英在《纽约时报》或《金融时报》上发表的文章“鲜有人性之显”吗?

在马凯硕看来,21世纪初,历史“发生了转折,也许是人类有过的最重要的转折”。历史上,中国和印度多数时候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但是由于工业革命,它们被欧洲和美国取代了200年。如我所言,亚洲归来是本世纪两次伟大的力量变化之一,另一次是20世纪60年代始于硅谷的信息革命(但未受此间关注)。

在《西方失败了吗?》一书中,马凯硕提出了“西方历史学家从未表述过的”一种历史观。

马凯硕关于亚洲复苏的观点是正确的,但是复苏并非始于中国和印度,而是始于日本。1905年,日本不仅利用西方工业工具打败了俄国帝国,而且现在仍然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以现有的汇率计算)。可是,当马凯硕提出“新兴七国”经济体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已超过7国集团时,日本却被当作了西方、而非亚洲的一分子。他所说的“新兴七国”只有三个国家在亚洲。把俄罗斯当成新兴经济体着实令人惊奇。

关于美国,马凯硕提出了“主要西方历史学家无人表述过的短暂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历史观”。这也是一种歪曲的说法。

20世纪伊始,美国大约占世界GDP的五分之一。但是,壮大了美国经济、同时搞垮了其他经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几乎占了世界GDP的一半。随着其他国家的复苏和发展,一定程度上是美国政策所致,美国所占的比例又回到了25%左右。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及其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将这种调整解读为衰退,而这个信念也为尼克松主义以及美国1971年对中国开放打下了基础。

20世纪90年代,比尔·克林顿总统帮助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现在这项政策有争议,但这不是马凯硕提出的对中国崛起采取的短视抵抗,他在书中写道:“西方要人无一有勇气阐述我们时代的明确真相。”

马凯硕的正确之处在于他对苏联解体后一些美国人情不自禁地骄傲自大的结论诊断。1991年以前,美国不是全球霸主。在两极世界上,美国军事力量受到苏联力量的制衡。当苏联解体时,一家独大的诱惑实在太大了,表现方式显然就是干预伊拉克式的愚蠢行为。他认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显然对世界很无知”,这也是对的,尽管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对以往的干预行动持批评态度。

马凯硕得出了正确的结论,认为中国领导世界或西方200年来的统治地位将被两个世纪的亚洲统治所取代并非不可避免。他认为西方需要学会与“其它地方”共享。我们应当留意他的建议,尽管它包着遗憾的包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