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评特朗普侄女新书《再多也不够》:“人人敌对”的家庭地狱

2020-07-24 15:12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7月24日报道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7月11日刊载题为《总统的侄女讲述家庭地狱——评玛丽·特朗普新书<再多也不够:我家是如何造就了世上最危险的人>》的文章。文章认为,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侄女,玛丽·特朗普给读者讲述了一个充满了深重的王朝式痛苦的可怕故事:就像电视剧《继承》与小说《荒凉山庄》混合后的产物。文章编译如下:

想象一下你参加过的最糟糕的家庭晚宴,充斥着心胸狭窄的较量、恣意的偏见、家长式的霸凌和金钱引发的不断加深的怨恨。回想一下喋喋不休的叔叔,他操纵着每次聚会,自命不凡、大吹大擂。再加上严重的酗酒、有争议的遗嘱和残酷的取巧占上风的达尔文主义文化。然后,想象一下,夸夸其谈的叔叔不知怎的成了美国总统,你可能就会从这本书中开始了解玛丽·特朗普出身于一个什么样的家庭。

清算家族旧账

作为唐纳德·特朗普的侄女,玛丽谈到她在2016年选举之夜的感受时说:“感觉就好像有62979636名选民选择把这个国家变成一个功能严重失调的家庭的巨型版本。”

令玛丽震惊和恐惧的是,特朗普家晚宴的恶性态势如今正在影响世界事务。令她在白宫的叔叔感到沮丧的是,她决定把特朗普家族成员的生活内幕和盘托出。

其结果是一个充满了深重的王朝式痛苦的可怕故事:就像电视剧《继承》与小说《荒凉山庄》混合后的产物。难怪特朗普家族通过起诉试图阻止此书出版。

玛丽·特朗普的父亲是总统的哥哥小弗雷德·特朗普,他在1981年42岁时死于心脏病。身为心理学家和戒瘾治疗师的玛丽现年55岁,坚称自己写这本书并不像白宫宣称的那样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报复,而是因为“过去三年发生的事情逼得我不能不动笔”。她认为,如果唐纳德·特朗普连任,将意味着“美国民主的终结”。

毫无疑问,这本书是一部史诗,是教父级的报复行为。玛丽痛失了一笔巨额遗产,她的母亲遭到嘲笑和排挤,她的父亲据称受人欺侮以致英年早逝,如今是玛丽清算所有家族旧账的时候了。

“弗雷德的怪物”

按照玛丽的说法,特朗普家位于昆斯的住宅(被称为“大宅”)大致接近于人人敌对的状态。男性家长老弗雷德·特朗普是德国移民的儿子,是个强硬的白手起家的商人,他在布鲁克林的廉价住房项目成了家族金矿。玛丽称他为“高能的反社会者”,说他是一个对家庭“冷酷无情”且“控制欲极强”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恶霸。他给特朗普家的男孩灌输的价值观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持强硬,撒谎也没关系……道歉就是软弱”。

正是这样的环境造就了唐纳德,也毁掉了她的父亲。小弗雷德被描绘成一个随和而敏感的年轻人,在父亲的“残酷和蔑视”与弟弟的破坏性野心的夹击之下遭到毁灭,而弟弟最终取代他成了当然继承人。

这两个男孩的母亲也叫玛丽,被描绘得软弱无能,因产后并发症而虚弱无力,无法补救丈夫的残暴。玛丽的结论是:“由于被母亲抛弃……而父亲既不能满足他的需求,也不能让他得到安全、爱、重视和表达,唐纳德的缺憾给他留下了终生的伤疤。”

她写道,唐纳德成了“弗雷德的怪物”,永远都在争夺父亲的赞许。“在很深的层面上,他的吹嘘和虚张声势并不是针对他面前的听众,而是针对一个听众——他早已去世的父亲。”

小弗雷德试图打造自己作为商业飞行员的独立生活,但遭到了老弗雷德和唐纳德这对父子组合的挖苦,后者唯一真正感兴趣的就是讨论“纽约政治、交易和丑陋的女人”。有一次,刚从军校毕业、18岁的唐纳德对哥哥说:“爸爸对你的评价没错,你只不过是个被美化的公交车司机。”

“杀手”与表演

小弗雷德饱受酗酒之苦,另两个女儿伊丽莎白和玛丽安娜缺乏兴趣,所以老弗雷德便把第四个孩子唐纳德选为继承人。他欣赏儿子的“杀手”本能和表演才能。因为,尽管老弗雷德的移民狭隘主义意味着他无论有多少财富都永远是个外来者,但他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儿子却有着征服曼哈顿的“大胆想法和胆气”。

所以,唐纳德得到了全力支持。玛丽声称,他花钱请朋友替他参加SAT考试,从而进入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白宫予以否认)。之后,他着手打造自己的房地产帝国——特朗普集团,不是像他经常声称的那样凭借100万美元的单笔贷款,而是靠他父亲的巨额财富。

在这里,我们进入了比较熟悉的领域——唐纳德出击曼哈顿,然后是大西洋城,老爸负责掏钱。1990年,当唐纳德不计后果的赌场投资使他濒临若干次破产当中的一次时,父亲派司机用300万美元现金在“特朗普城堡”购买筹码。

为什么专横的老弗雷德会听任儿子如此短视?玛丽猜测:“老弗雷德为唐纳德的成功梦想投入了太多,所以他与唐纳德密不可分。”

灾难式报复

有一些轻松的瞬间。唐纳德叔叔的圣诞礼物不走心到了可笑的地步。有一年是一只金鞋,可能是转送的,里边装满了糖果。还有一次是礼篮,里面最好的糖果已经被取走,只剩下橄榄和沙丁鱼。玛丽指称,伊万娜·特朗普(唐纳德·特朗普的前妻——本网注)曾经把一个名牌手袋送给她孤苦伶仃的母亲琳达。她写道,手袋里有一张用过的纸巾。

玛丽本人穿越这个地狱的旅程并不愉快。唐纳德曾短暂地雇用她为他的一本书代笔,但她无法让他坐下来接受采访。玛丽简短地暗示自己是同性恋,并且强调说,在这个家里,出柜就像踏入雷区。

由于玛丽为争回小弗雷德的遗产而采取的法律诉讼基本没有成功,她与特朗普家族关系疏远,现在已经彻底不相往来。就连玛丽的哥哥弗里茨都拒绝接受她的回忆录。

这本愤怒的书既摄人心魂,又令人痛苦。它涉入政治太深,而在这方面,作者既不权威也不有趣。它有着愤恨而毫不掩饰的议程,而玛丽·特朗普童年留下的创痛使她成为极不可靠的讲述者。不过,她具有任何传记作者都无法比拟的深入了解。她具有55年来作为特朗普家族成员的逸事、收益和战斗伤痕。抛开别的不谈,她继承了这个家族以灾难性方式实施报复的嗜好。

再多也不够封面

《再多也不够:我家是如何造就了世上最危险的人》一书封面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