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苑|魔戒沙拉的奥秘

2021-09-13 20:27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9月13日报道 (文/休·旺德)

我从来都不是那种狼吞虎咽的吃货。但是,当母亲端出她那道夏日特色菜:魔戒沙拉,狼吞虎咽者就是我了,一勺接着一勺。我的兄弟姐妹、我们的孩子以及如今我们的孙辈都对这道菜怀有祖传的深厚热情。每次家庭野餐,妈妈都会在泳池边的桌上摆一个蓝绿色的大玻璃碗,里面盛着这道菜。

根据旅行计划的协调程度,我们在纽约上州的团聚时间长短不一。夏天的家庭聚会由吃沙拉这事儿来计数,比如吃一回沙拉、吃两回沙拉或吃三回沙拉。

魔戒沙拉没有什么奇异的配方,就是切碎的洋葱、芹菜和煮熟的鸡蛋,配上蛋黄酱和香料,当然还有那些小巧精致的环形意面,仿佛能让舌头冒出欢快的泡泡。无可替代。

开动之前,我们会虔诚地注视着碗里堆成小山、上面撒着辣椒粉的食物。

“啊,魔戒沙拉。”有人会缓慢庄严地说。

这只碗几乎每次都会被刮得干干净净,无论桌上还有什么别的菜。如果有客人——他们似乎也喜欢它——碗会空得更快。

极少的情况下,一点儿剩下的沙拉可能会和其他剩菜一起放进冰箱,但从来没能幸存到下一顿。有人会打开冰箱,剥开保鲜膜,把勺子伸进去。另一个人可能会把沙拉都舀出来装进一只小碗。这道诱人可心的夏季菜品就被吃光了,直到下一回。

妈妈五年前去世,还差几年就100岁了。她去世几周前还做了魔戒沙拉。我们都知道配方,但跟她做的味道还是不太一样。她是偷偷加了一两种秘密配料吗?对我们留一手?这不是她的作风。也许需要那个蓝绿色的碗——一直用来盛魔戒沙拉的——或者旺德家全体成员都穿着湿漉漉的泳衣坐在周围。或许只是妈妈煮蛋、切菜、拌料、装盘的方式刚刚好。

我儿子说,关键在于味道的微妙,还有炎热天气里舌尖上的清凉爽滑,“绝对是因为那些小面条圈”。他充满柔情地回忆起自己十几岁时对碗里剩下的沙拉发动的“深夜突击”。

即使做不出跟妈妈一样的沙拉,我每次回印第安纳州的家以前,都会采购一批环形意面,有那种标志性的红盒子包装——印第安纳的超市里没发现这样的面条。等到明年夏天才能吃到魔戒沙拉是万万不行的。

但我去年夏天搬到了瑞士,并且计划留在那儿。那些小小的意面在这里找不到。并不是说我不喜欢芝士火锅和巧克力,可是……

最近,我有一次在电话中向哥哥抱怨这种“无面”的情况。两周后,他寄来一包东西。拿起包裹,听到熟悉的哗啦哗啦声,我马上知道里面装着什么:正宗的环形意面。每盒大概一美元,这个礼物真便宜。

然后,我注意到海外邮费:29美元。我赶紧回电话感谢他,问他为什么花这么多钱寄这么便宜的东西。他回答说:“有时候,你不能没有它。”

每一勺,我都会细细品味。(赵菲菲译自8月23日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原题为《魔戒沙拉》)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