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人物|梅格·洛曼:“树顶上的爱因斯坦”

2021-10-14 07:28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0月14日报道 澳大利亚《卫报》网站8月29日发表题为《林冠梅格:一位科学家在树顶的开创性生活》的文章,作者系索菲·坎宁安,文章介绍了一位研究生物多样性的女性科学家坐在雨林树冠上研究的独特经历,全文摘编如下:

角瓣木树下一片漆黑,但当梅格·洛曼往上爬时,阳光开始在她的脸上闪过。那是在1978年,25岁的洛曼借了几根绳子,爬到悉尼皇家国家公园的树冠上。她说,当她爬到30米时,“就挣脱了周围的混乱”。

爬到树顶并不容易。洛曼一开始发现自己“抓着半英寸宽的救生索,在半空中旋转,就像一条小毛毛虫在丝线上爬行,穿越一片广阔无垠的绿色空间”。一旦到达树冠,“就要用敬畏的眼光环顾四周”。

虽然树顶的景色美不胜收,但她立刻开始用毡尖笔在树叶上做标记,试图弄清楚哪些生物在吃树叶,以及这些树叶能存活多久。洛曼的独特之处在于,她是第一位坐在雨林树冠上研究那里生物多样性的科学家,而此刻这种生物多样性岌岌可危。她现在把树顶世界称作地球的“第八大洲”。

时光来到几十年后的今天。几天前的早晨,我坐在维多利亚州的家中看日出,而这位被《国家地理》杂志誉为“现实生活中的老雷斯”、被《华尔街日报》称作“树顶上的爱因斯坦”的女人则坐在佛罗里达的家中看日落。

我刚刚拜读了她写的回忆录《阿博诺特人》,讲述林间的美妙生活。12年来,洛曼攀爬的树都位于澳大利亚本土。

当我们打招呼时,洛曼很友好。她说:“我真的很高兴能与一家澳大利亚报纸对话。这个国家对我来说非常特别。”

在酒吧讲爬树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洛曼在悉尼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31岁的洛曼成为一个科研团队的首席科学家,该团队当时正在研究新南威尔士州北部森林梢枯病大规模暴发的原因。

但她还有另一个难题首先要解决。她说:“我要如何说服新南威尔士州内陆的一些牧场主允许我——一名科学家、美国人,还是女性——进入他们的地盘,这样我就能爬到他们的树冠上?”

她的朋友哈尔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带着你用来攀爬的顶绳去酒吧,然后讲一些关于爬树的动听故事。”

洛曼得到一些男同事的帮助,她去酒吧讲了一些故事。很快,她就爬上了新南威尔士州北部一些牧场的桉树树顶,试图弄明白为什么数百万棵桉树奄奄一息。

洛曼说:“这还是在我们大肆谈论气候变化之前,尽管农民和科学家都知道发生了一些事情。”在这个阶段,洛曼自己成了本地人。她在酒吧讲故事的那晚遇到的一位牧场主成了她的丈夫。

在新南威尔士州沃尔卡生活期间,洛曼了解到,与砍伐森林和树木死亡作斗争并不像植树那么简单——难度要大得多。

她说:“让树苗存活下来需要做很多工作。不仅需要给树浇水,还要保护它们免受兔子和其他害虫的侵害。”

对洛曼来说,这是一段不愉快的时光。澳大利亚大学的科学系对聘用一位年轻的母亲不感兴趣,家人对她的工作也有抵触情绪。虽然她尽可能地继续研究,但她基本上只能待在家里。在第二个孩子出生三年后,洛曼带着孩子回到美国,在马萨诸塞州威廉斯学院担任临时的访问教授。

在那里,她意识到自己无法继续在澳大利亚有效工作,于是提出离婚。

修建林冠走道

洛曼日益热切地追寻女性在环保领域的领导地位,并在不同机构担任一系列高级职务。洛曼写道,尽管在美国拥有更大的学术自由,但她还是“撞上了玻璃天花板”。她没有放弃,2000年创立了树木基金会,该基金会是一个促进森林研究、教育和可持续发展的非营利组织。

她的成就体现在许多方面。她是开创多项技术的第一人(不仅仅是第一位女性),这些技术使科学家和其他人能够从树下爬到100米高的树顶。

后来,洛曼还尝试了乘坐热气球降落到树冠上,并研究利用充气筏和起重机,爬上澳大利亚、非洲、亚洲和亚马孙地区的树冠。

另一项第一是1984年至1985年期间,洛曼在澳大利亚拉明顿国家公园监督建造了世界上第一条林冠走道。这条走道的设计最初画在餐巾纸上,是喝着红酒聊天的产物。这样的建筑迅速扩大,2020年洛曼成立了“绿色使命”组织,该组织在世界各地修建林冠走道,鼓励世界各地的森林研究和生态旅游。她成为环保运动的领袖人物之一。

洛曼说:“这些林冠走道提供了经济激励。它们激励当地人成为环境保护者。没有树木,没有森林,人类就会死亡。”

洛曼还向我讲述了她在埃塞俄比亚为保护当地所剩无几的原始森林所做的工作——那些森林也被称为教堂森林,因为它们紧紧环绕着埃塞俄比亚的东正教教堂并受到教堂保护。她对森林砍伐越来越感到担心。在我们交谈的时候,我不禁思考是什么使她在许多人已经退休的年纪依然奋战不休,我在她的书中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洛曼在书中写道:“我想让每一天都过得有意义。”她本人正是这么做的。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