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粉不含奶、素食当肉吃?雀巢看好亚洲植物性食品前景

2021-05-01 09:36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萨马兰奇体育频道5月1日报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近日报道称,雀巢等品牌在亚洲大举押注植物性食品。

几十年来,瑞士跨国企业雀巢旗下的美禄巧克力牛奶一直风靡东南亚市场。如今,这种广受欢迎的早餐和茶点饮品将迎来重大变化——不再是需要冲调的可可粉,而是不含奶的现成饮料。

雀巢表示,美禄是该公司最新的植物性产品之一,今年4月份在东南亚地区推出。从4月初开始,这种饮料将在马来西亚超市出售,并将很快在其他国家开始销售。据悉,雀巢已经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推出了植物版本的美禄,不过是传统的粉末产品。

雀巢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地区负责人胡安·阿拉诺尔斯说:“我们提供各种选择。既然人们对植物性产品的兴趣越来越大,那我们为什么不为人人喜爱的美禄提供一种植物版的产品呢?”

报道介绍,传统的美禄是由可可、麦芽提取物和脱脂奶粉制成的,而植物性版本则把奶粉换成了大豆和燕麦。此举是企业将植物性食品潮流带到亚洲的最新案例。

近年来,包括雀巢、“不可能食品”公司和别样肉客公司在内的西方品牌充分利用了西方国家对植物性食品和饮品日益增长的需求。现在,这些品牌正向东方迈进,筹措新的资金以期在该地区实现业绩增长,推出专为亚洲消费者打造的产品,并在当地建立新的工厂。

报道称,在亚洲部分地区,植物性食品已经颇受欢迎,但由于消费者希望尝试采取更健康的饮食,以及担心肉类对环境的影响等种种原因,植物性食品仍在吸引更多新的粉丝。

一些消费者只是想尝尝鲜,而许多较年轻的肉食者则希望成为“灵活素食者”——每周一两天选择不吃肉。对食品饮料公司来说,这意味着该地区蕴含着逾250亿美元的商业机遇。

亚洲本土为数不多的成功素食品牌“绿色星期一”的创始人戴维·杨(音)说:“潮流变了。”这家总部设在香港的初创企业利用香菇、豌豆、大豆和大米生产“新猪肉”。

杨还表示:“蛋白质替代品和乳制品替代品的概念变得更加主流。”

植物性食品热潮

戴维·杨(音)说,当他2012年开餐厅时,许多亚洲人认为素食就是“沙拉或者豆腐”。

他说:“就在3年前,我们向超市推销产品时,他们都说,‘这卖不出去。’‘这是什么东西?’植物性食品在当时是一种新鲜事物。而现在,人们会说,‘哦,植物性食品在香港很普遍。’”

报道称,如果人们走进中国大陆的一家星巴克,可能会在菜单上看到“绿色星期一”的“新猪肉”或别样肉客的产品。迄今为止,“绿色星期一”这家香港初创企业筹集的资金已经超过1亿美元,投资者包括詹姆斯·卡梅隆和博诺等知名人士。

别样肉客还与中国的其他公司开展合作,包括阿里巴巴和百胜中国——后者是肯德基、塔可钟和必胜客在中国的所有者,并推出了一款专为中国消费者准备的纯素“猪肉”。4月初,该公司位于上海附近的一家新工厂开张,迎来了又一个里程碑。

别样肉客并不是唯一一家为当地市场量身打造产品的公司。去年,雀巢在亚洲开设了首座植物性食品工厂,作为价值7.3亿元人民币投资的一部分。这家位于中国港口城市天津的工厂此后推出了一系列不含肉的汉堡、香肠和鸡块,以及宫保鸡丁、五花肉和红烧肉丸等中国特色产品。

“不可能食品”公司说,即使在新冠疫情期间,在香港和新加坡出售该公司产品的餐馆数量也翻了一番。这家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公司去年筹得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资金来自亚洲的重量级投资者。

数据显示,过去几年,亚洲地区的植物性食品需求稳步攀升。根据欧睿国际咨询公司的数据,截至2020年,亚太地区肉类和乳类替代品行业的总价值为256亿美元,而5年前是215亿美元。

新加坡政府也抓住这一趋势,给予企业进一步的激励。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负责食品、医疗和生物医学的执行主任约翰尼·张(音)说:“我们认为,对蛋白质替代品不断增加的需求是一个加强世界食品安全的机会。”

他去年在一篇博文中写道,为此,新加坡政府正在采取措施推动该行业增长,比如投资初创企业,并承诺向包括蛋白质替代品在内的领域投入至少1.44亿新加坡元(约合1.07亿美元)。

中国也制定了减少肉类消费的目标。2016年,中国营养学会发布膳食指南,建议人们每天摄入40克至75克肉类,略低于2007年建议的50克至75克。该协会隶属于政府但不受政府管理,每隔10年发布一次膳食指南。

“不可能食品”公司总裁丹尼斯·伍德赛德表示:“食品行业正在发生变革,尤其是在亚洲。”

竞争不断升温

报道认为,在这个快速发展的地区取得成功并非易事。竞争非常激烈,在某些情况下,企业会遇到监管障碍。

最突出的例子是“不可能食品”公司,该公司至少从2019年开始就希望在中国营业,但仍在等待在中国大陆开展业务的许可。据该公司说,监管机构一直在对该公司产品的明星成分“血红素”进行严格审查。这是一种从转基因酵母中提取的含铁分子,是“素食肉的口感之所以是肉”的原因。

伍德赛德承认,不确定性是一种挑战,但他说“我们相信结果是好的。”他还说,公司正在与监管机构密切合作,并打算在中国地区招聘一名总经理。该公司在泰国启动业务的谈判已进入后期,并在近期获得了进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许可。

报道介绍,在亚洲最大的一些国家,受欢迎的肉类替代品已经拥有很长的历史。例如,印度多数人以素食为主,饮食文化丰富多彩。在中国,人们几百年来都会用蘑菇、坚果和蔬菜制作“素肉”。

这些高管们说,他们并不是要与这些传统产品竞争,而是希望给人们提供更多选择。

新加坡初创企业Karana的联合创始人布莱尔·克赖奇顿说:“我们总说,我们生产的是第三代产品。”该餐厅用菠萝蜜制作“猪肉”。

克赖奇顿指出,“亚洲已经出现了很多创新和不错的产品”。他的公司希望对此表达敬意:更多地尝试使用当地食材,以及提供植物性美食,比如饺子和包子。

全球最大的食品公司雀巢正在尝试另一种方式。这家瑞士食品巨头的计划之一便是利用顾客对该公司旗下传统品牌的热爱,推出从日本的雀巢咖啡到美国的高乐高等各种产品的植物版本。

雀巢负责亚洲、大洋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约翰逊说:“我们的地理覆盖范围足够大,而且我们在国内外都具备配送能力。我对雀巢的这些特点感到自信。”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在雀巢工作的约翰逊说,雀巢在植物性食品领域迅速发展壮大之际,公司内部也一直在发展。他说:“我从未见过创新——也就是从想法到行动——的速度如此之快。”

例如,研究人员只用了9个月就在瑞士推出了一种植物性金枪鱼替代品。这名高管表示,雀巢也正在亚洲寻找创新机会。

他说:“过去,我们在投资生产前会非常谨慎……但就中国和马来西亚而言,我们实际上在需求出现之前就已经开始投资,所以我们在这些地区进行了大举押注。”(编译/熊文苑)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