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人物|苏珊娜·梅西:申请加入俄罗斯国籍的里根顾问

2021-06-09 11:17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6月9日报道 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网站5月25日发表题为《家住普希金路的里根顾问:苏珊娜·梅西为何申请加入俄罗斯国籍》的文章,作者系弗拉基米尔·科热米亚金。全文摘编如下:

在美国政坛活跃了半个世纪的苏珊娜·梅西不久前未经美国总统批准,便以私人身份飞赴莫斯科出席胜利日阅兵活动,还向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加入俄国籍的请求。

苏珊娜·梅西是历史学家和作家,曾担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的顾问,并参与筹备里根与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日内瓦和雷克雅未克的会晤。很多人认为,梅西在苏美关系正常化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她教会了里根一句俄语谚语“要信任,也要考验”。后来,里根在与苏方谈判时曾多次使用这句俄语。她还送给里根一枚印有俄文“我们不许任何人引爆世界”的复活节彩蛋,并推荐他观看苏联电影《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梅西因其出色的政治活动而被西方称为“终结冷战的女人”。近年来,梅西居住在缅因州的一座小城,她家所在的街道在她的提议下被命名为普希金路。

火鸟之地

苏珊娜·梅西是1967年首次访问苏联的。她一生中曾多次就俄罗斯问题撰写文章并举办讲座。她在写就《火鸟之地》一书后开始声名鹊起。这本书是外国人撰写的关于沙俄历史、文化和传统的最佳著作之一。

梅西在该书的题词中写道:“献给我真心深爱的俄罗斯人民和用童话故事感召我寻找火鸟之地的妈妈。”她相信,这本书“打破了冷战时期(针对苏联)大行其道的刻板印象和宣传模板,让美国人用另一双眼睛看到了神奇、神秘而且多姿多彩的俄罗斯世界”。这本书在国外再版了数十次,为她带来了数百万粉丝。

据梅西回忆,所有的事情始于1976年,当时(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遗孀)杰奎琳·肯尼迪给她打电话,建议她去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开俄罗斯文化讲座。听众对她的演讲很满意,要求她再多讲几次。于是,她就萌发了写书的念头。

梅西说:“《火鸟之地》出版的时候,我受到了愤怒的抨击……一些人指责我完全不了解俄罗斯。不过世界各地的俄罗斯移民和美国读者都支持这本书。这些读者包括当时最有影响力的一批人,其中之一便是美国总统里根,他极为仔细地通读了我的书。最后,美国的许多大学把这本书当成了关于俄罗斯及其文化的主要信息来源。该书曾在英国和意大利出版,2000年还在圣彼得堡出版。受创作《火鸟之地》的影响,我始终能在这个国家发现美好之处。”

言论尖锐

梅西不久前在抵达莫斯科时接受了俄电视台的采访。她的言论颇为尖锐。

她在谈及美国总统乔·拜登时说:“他不是总统,只是傀儡。美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这么邪恶的总统。拜登的政策就是仇视俄罗斯。他一直在搞对立,经常重复谎言。甚至他的支持者也开始认识到(总统)大选有问题,但已经晚了。”

谈及总统周围的人时,她说:“华盛顿现在是个泥潭。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不仅人不太聪明,事实上一无所长。负责政治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是乌克兰广场事件的发起者,她和她丈夫都痛恨俄罗斯。”

梅西上世纪90年代曾在圣彼得堡见过普京。她在谈及普京时说:“除了在报纸和网上读到的东西外,美国人对普京一无所知。而上面充斥着彻头彻尾的谎言和诽谤。我也认为,贵国总统在谈及美国时非常绅士,他一贯极为沉着。”

她在谈及关于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时说:“现在是非常重要甚至危险的时刻。有人希望发生战争,因为这对他们有利。任何意外都可能发生,没有人知道这具体是什么。制造这种意外非常容易,一颗炸弹就够了,然后世界末日就到了。我是在为自己的生命而奋斗。”

梅西表示,美国人很可能会因为她的这些言论把她称为叛徒、指控她反美。她说:“但我是在为我的祖国谋福利。”

政治宣示

梅西当年曾自荐担任美国驻苏联大使,但最终未能如愿。在冷战时期,甚至是反苏观点不太激进的人都无望在美国政府担任高级职务。35年前,她曾接受秘密任务:飞赴莫斯科为筹备两国领导人会晤探路,搞清苏方态度是同意还是拒绝。

那么,她此次访俄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批判拜登、获得俄罗斯国籍?这位颇具政治影响力的美国女士为何掷下全部赌注而且自断退路?她是再次前来执行秘密任务吗?

苏联国家安全机关荣誉工作者尼基塔·戈洛洛博夫认为:“我感觉她这么做是出于绝望的冲动……毕竟,目前美国社会中的恐俄情绪甚至比冷战高峰时期更为严重。当时的美国需要苏联问题研究者和苏俄历史专家。尽管两国关系紧张,但政治家和总统仍会听取他们的意见。除了苏珊娜·梅西之外,美国现在还有几位杰出的俄罗斯问题专家,如历史学家及政治学家斯蒂芬·科恩、美国驻苏联大使杰克·马特洛克。”

戈洛洛博夫说:“现在这些支持美俄关系正常化的人都面临被美国社会抛弃的风险。而且令我感到非常危险的是,过去对俄罗斯感兴趣的专家纷纷离职,而专业生疏的投机分子、不了解也不想了解俄罗斯的党派活动家和宣传干将正在占据他们的位置。这些人的主要任务是不计代价地保住自己的职位直至下次大选来临。”

戈洛洛博夫认为,加入俄罗斯国籍不一定意味着梅西将赴俄定居,这更像是某种政治宣示。他说:“而且我对她是否肩负秘密任务也心存怀疑:对于执行某种特殊任务而言,苏珊娜已是过于高龄了……她的确为自己在美国的生活感到害怕?我不排除这种可能。现在那里到处充斥着恐俄的情绪,而且政治形势相当复杂。”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